搏击

小农民的随身道田 第一千九百一十九章 谁恶毒

2019-11-08 00:08:4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小农民的随身道田 第一千九百一十九章 谁恶毒

望生湖的对岸出现了两个人。

一名老者和一名少年。

老者手里拿着一根拐杖,拐杖的头部有着一个圆球,红白相间的,如同敲烂了脑壳露出来的脑子。

少年手持一个折扇,扇子上画着的烟雾,很真实,好像真的有烟雾要飘散出来。

田二苗看着对岸,问秋觅觅,“见过他们吗?”

秋觅觅摇头,“从未见过。”

田二苗和秋觅觅在看着一老一少。

对岸的一老一少也在看着他们。

少年的表情很是平静的模样,而老者则是惊疑出声,“他的手在湖水里浸泡过。”

“哦?”

少年“唰”的一下将折扇合上,说道:“走,去瞧瞧。”

“嗯。”

老人跟在少年的身后。

“他们好像是要来咱们这里。”

秋觅觅问道:“要不要躲一躲?”

“为什么要躲?”田二苗反问。

“我爷爷说过,凡事敢来望生湖的,那就没有平庸之辈。”

说出这话,秋觅觅忍不住笑了。

田二苗好奇的看了一眼秋觅觅。

“我也来了望生湖,我就不是平庸之辈了,嘻嘻。”

秋觅觅真的很高兴。

刚刚还担忧着,现在就笑容满面。

这丫头情绪转变也太快了一些,快的莫名其妙。

田二苗也给了秋觅觅一个莫名其妙的眼神。

秋觅觅哼哼着:“你来望生湖也是在告诫外人你不是平庸之辈的吧?”

田二苗懒得理会这说话没有根由的秋觅觅,他看着朝这边走来的两人。

走近了。

少年在打量着秋觅觅。

老者在看着田二苗。

秋觅觅被看的眉头紧皱,她哼了一声:“小小年纪,目光猥琐。”

少年也不气。

唰!

他将折扇打开,很潇洒一样的扇着,随着他手的动作,折扇上的烟雾图案在来回的变幻着,变幻莫测的。

老者开口说道:“敢问阁下名号。”

田二苗没有答话

,他将目光移到了湖面上。

老者双眼微微一眯,继而,走到了田二苗的面前,“让我看看你的手。”

语气带着命令一般的口吻。

田二苗没有理会,被看的气恼的秋觅觅不高兴的说道:“凭什么给你看?”

老者瞥了一眼秋觅觅,“你爷爷秋策还好吧?”

闻言,秋觅觅一惊,“你是谁?”

老者不答,他自顾自一般的说道:“秋策竟然能让放心让你跟着这个年轻人来望生湖,他转性了吗?”

“要你管?”秋觅觅道。

“脾气不小,和秋策简直一模一样。”

老者的目光再次落在田二苗的身上,“把你的手抬起来。”

田二苗将手往后一背。

老者眉头深皱。

少年哼哧了一声:“故作深沉吗?”

说着,他手里的折扇往前一伸。

“呼”的一声,田二苗被雾气给笼罩住了。

“你们做什么?”

秋觅觅立马警惕了起来。

“姐姐不要担心。”

少年笑着:“只是给他一个教训,让他知道回答别人问题是礼貌的行为,不回答,那就是不礼貌了,不礼貌了就要遭受痛苦。”

“姐姐,你觉得我说的对吗?”

“把你释放的肮脏烟雾给收走!”秋觅觅冷喝道。

“肮脏?”

少年摇着头,“可不肮脏啊,我这烟雾乃望生湖出产,每天的午时收集,姐姐知道有什么功效吗?”

少年自问自答,“如同湖水一样,是可以腐蚀仙人身躯,也可以磨灭神魂的。”

闻言,秋觅觅大惊,“收起来!”

“才刚刚释放,怎么能……”

话音未落,少年就急速的后退,因为,从烟雾之中出现了一只大手。

那手带着紫色的光泽。

轰!

少年的胸膛被击中,直接给打飞了出去。

在少年倒飞出去的同时,烟雾散掉了。

田二苗非常平静的站在那里,好像根本没有发生过什么一样。

“少主。”

老者飞向了少年那里。

少年爬了起来。

他的脸色阴沉了起来,他阴沉着脸朝着田二苗走去。

老者跟着,保持了警惕。

“你差点儿伤了我!”

少年喝道。

田二苗慢慢的转过头来,他有些惊奇,惊奇着少年竟然毫发无损。

“我来看看你怎么破除的雾瘴!”

少年将手里的折扇高高的抬起。

“已经有了一次,如果你再来,休怪我出手狠辣。”田二苗道。

“哼!”

少年哪里会听田二苗的,他看向秋觅觅,解释着刚才的事,“方才我大意了,让他得到了空隙,姐姐你接着看。”

呼!

雾气再次出现,在半空化成了一条龙,朝着田二苗盘旋而去。

田二苗抬起了手,他的手凭空一抓,半空中雾气形成的长龙便停住了身形。

紧接着,田二苗手臂往下一挥。

呼……

雾气长龙竟然倒转了身子,朝着少年而去。

少年脸上虽然是有着惊讶,不过,他还算从容,折扇一扇,那些雾气便进入了扇子里。

嗖!

少年将折扇抛向了高空。

瞬间,无数把折扇出现,全都释放着雾气。

这片区域全都被雾气给笼罩。

“这是你自找的,哼!”

少年很不悦的发出冷哼。

一道紫色出现,紫色就好像是清晨的太阳,将雾气快速的给驱散。

少年惊的嘴巴合不拢了。

当头的折扇只剩下了一把。

田二苗面无表情着,他手一抬,折扇便不受少年的控制落在了他的手里。

“你……”

少年大惊。

“丢过来!”老者以命令的口吻道。

田二苗两手握住了折扇,然后,用力一掰。

咔!

折扇断成了两截。

噗!

少年受到了反噬,张嘴就是一口鲜血吐出来。

“好恶毒!”老者喝道。

“恶毒?”

田二苗冷笑了一声,便将折扇给丢进了望生湖。

噗!

少年又是一口鲜血喷出来,神情变得极为的难看,“把他给我丢进了望生湖!”

“遵命。”

老者走上前,他手里的拐杖往地上一杵,“年纪不大,心狠手辣!”

“我们好好的在看着望生湖的风景,是你们主动找过来,又是你们先出手的。”

秋觅觅不忿的道:“是你们心狠手辣吧?”

老者不理秋觅觅,他盯着田二苗,“我给你一个机会,下湖将扇子给我捞上来。”

“否则呢?”田二苗冷淡的道。

“否则,我把你丢下湖。”老者回道。

(本章完)

榆林治疗不孕不育医院
遵义癫痫医院哪个最好
福州总院476医院
艾玛妇产心脏彩超
江西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