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冠

末世为皇 第一卷 末世开端 第二十六章 沈梦琪

2020-01-14 18:14:1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末世为皇 第一卷 末世开端 第二十六章 沈梦琪

众人都没什么心思听他吹嘘,只有张大富奚落道:“我看你是被人家砍吧?我是从没见过,混黑社会的还钻下水道”

“卧槽,胖子真不是我跟你吹”龙彪一瞪眼,他拍拍身上的青龙刺青,而那青龙刺青也一阵蠕动,真像活了过来一般。

“看到这里的刀疤没,这就是赌王给我留下的,所以我带着弟兄砍了他”

张大富看着那青龙刺青,也是一阵羡慕,伸手就要上去摸,龙彪拍掉他的肥手后,得意的看着他。

“胖子,龙哥,你们先别闹”陈阳看着郝建国说的那家医院,想了会儿后,才道:“我们去那家医院躲躲吧,这周围,都是些五金店”

“嗯”几人都点点头,站起来往那边走去。

“我记起来了,这家医院是家精神病医院,平时人很少”走了十多米,郝建国忽然眼睛一亮,兴奋的跟众人道。

人少,意味着活尸也就少,这基本已经是几人的共识了。

“切,我说大爷,我们都看到了好吧?”张大富拍拍郝建国的肩膀,一指那栋楼前上方的几个大字,念道:“城西精神医院”

郝建国老脸一红,才讪笑道:“我这不是重点强调一下嘛,怕你们看不到”

几人现在都没什么心思开玩笑,现在他们身上除了一条裤子,手中拎着长矛外,连个上身都是光着的,这让都习惯了文明社会的众人,心里一阵别扭。

没过几分钟,在张大富捅翻一只不开眼的活尸后,几人也来到了医院门口的保安处,几人远远的就看到保安室一个人都没,现在走近后,还是往里看了看,发现确实什么也没有后,才走了进去。

保安室并不大,几人全部进来后,就显得特别拥挤,特别是张大富,一个屁股就能顶两个人,偏偏这胖子还很不自觉的走来走去。

“这里还有几件保安服,你们要不要穿?”不一会,张大富从窗户下的柜子里,拿出七八件保安服。

几人现在都是光着膀子的,虽然这样确实很凉快,可都还是挑了一件衬衫。

“唉,那边有人过来了!”忽然郝建国一指医院内,惊呼一声。

几人听到“有人过来”,也都惊诧不已,视线齐齐的移了过去。

只见,一道娇小的女性身影,大概一米六左右的身高,穿着护士服,带着护士帽,手中拿着一叠文件,正朝他们走来。

“是人是活尸?”刘四紧张看向陈阳问道。

“是人”陈阳松了口气,以为又是什么变异品种,刘四却皱了皱眉,心里有些疑惑。

“几位,你们是从哪儿的?”护士打扮的女人,在距离保安室五六米的位置,就停了下来,一脸微笑的看着他们。

几人互相看了看,虽然陈阳已经很确定的告诉他们了,可当真正听到开口说话时,心里情不自禁的有了几分喜色,这还是这么多天以来,他们见到的第一个人。

在这样的环境下,待久了,给谁都会怀疑,整个世界是不是只剩下他们几个人了。

“我们是五建企业的,我是董事长郝建国,刚从外面出差回来,就遇了难”郝建国在几人的示意下,回了对方一句。

“啊,五建企业的啊,你们公司的郝经理也在这里”那个护士打扮的惊喜的道,说完就朝几人走了过来。

“你们公司还有姓郝的?”龙彪却是纳闷的看着郝建国问道。

“应该是郝建军,我大哥的儿子”郝建国皱了皱眉,解释了句,而那护士打扮的女人,一进到保安室后,就冲几人甜甜一笑,顿时她的脸上就浮现了两个,浅浅的小酒窝,让她本来就很漂亮的容颜,多了几分可爱的味道。

“你们好,我叫沈梦琪,是这里的护士”沈梦琪微微弯腰,笑道。

郝建国也笑着走到沈梦琪面前,伸出那脏兮兮的大手,道:“沈护士你好,我是郝建国,不知你说的郝经理是不是叫郝建军?”

“啊,对,就是他,他前两天就来了”沈梦琪又开心,又惊诧的道。

几人听后,都是不禁皱了皱眉头,似乎觉得有那里不太对劲,却说不上来。

“不对啊,现在活尸都满地跑了,为什么郝建军要往你们这里跑?”张大富狐疑的问道,却是让陈阳豁然明朗起来。

“额,难道你们不是听到广播过来的吗?”沈梦琪惊愕的看着众人。

“不是,麻烦请你详细说说”郝建国依旧带着笑容道。

“好吧”沈梦琪点点头,才道:“其实也不是什么秘密,灾难来临前,我们医院发生了命案,刚好有警察在这里,然后灾难降临后,就一直被困在这里了”

“后来他们联系不到上面的领导,就自己肩负起了救援任务,不过他们人也不多,又牺牲了一部分,后来无奈的放弃了,才想到用广播的形式,召集四周的幸存者”

沈梦琪替众人解释完,众人也将信将疑的看着她,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你们去医院里看看就知道嘛”沈梦琪又嘟着嘴说了句,似乎也有几分不快。

“她说的应该是真的,现在最没用的应该就是人了吧?养着光吃饭就是大问题”郝建国很小声的对陈阳和刘四道。

“嗯,说的也是”刘四淡淡地说了句,就看向陈阳。

“估计是我们太久没见到过其他人了,对什么都疑神疑鬼的”陈阳苦笑一声。

“呵呵,沈护士,十分抱歉,我们确实是很久没见到过其他人了,都有点不太习惯”郝建国讪笑几声,跟沈梦琪解释道。

“嗯,没事的,很多人刚来这里也跟你们差不多,慢慢就好了”沈梦琪又是甜甜一笑,眼睛都笑成了月牙状。

“你们也累了,我带你们去洗澡吃饭,然后你们就可以好好休息休息了”

说完后,沈梦琪就带着几人往医院里走去。一进入医院,刘四顿时就拍了拍陈阳的胳膊,示意他朝路边的花池里看去。

陈阳好奇的看去,只见在花池里,趴着几个人影,手中端着步枪,正戒备的看着四周。

“训练有素,应该是警方系统的武警一类”刘四淡淡地开口点评道。

“原本我们医院四周也有很多活尸,都被警察清理掉了”沈梦琪在前面带着路,看到几人发现了花池里的人后,又对几人说道。

几人跟着沈梦琪一路来到了食堂后,沈梦琪又带着几人在食堂的水池洗漱了一番,才带着几人去吃饭。

其实几人都不饿,处于礼貌而象征性的吃了点,只有张大富,跟几天没吃饭一样,风卷残云般的吃了两份饭,才打着饱嗝的喝起了汤。

“你们也都累了,我带你们去住宿看看?”沈梦琪手中拿着一块男士手表,对几人说道。

几人都互相看了看,发现没人想要去休息什么的,郝建国才道:“还是等会再去吧,我们还不困,先在这歇会儿”

“你们都不累吗?”忽然沈梦琪又甜甜的一笑,陈阳就感觉到,自己的眼皮很重很重,好像特别困一样,这时他似乎觉得不太对劲,而在他面前的张大富扑通一声,就趴在了面前的汤碗里。

“你……”陈阳只来得及说出一个字,也趴在面前的汤碗里不省人事了。

而在陈阳倒下的同时,沈梦琪又是甜甜一笑,收起了那块男士手表后,右手打了个响指,顿时就有两个穿着警察服装的男人,神色茫然的走了过来。

“把他们都搬到手术室吧!军哥哥也快饿了”沈梦琪淡淡地对两人说了句后,才抱起文件出去。

意识一直昏昏沉沉的陈阳,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好像一个世纪那么久远,又好像只有一瞬间。忽然,在意识浑浑噩噩的某个瞬间,一个声音在自己脑海中响了起来。

“哥,你会一直记得我吗?”陈阳听到意识中的声音后,浑浑噩噩的意识也终于清醒了过来,他先是愣了下,才反应了过来,这是杨玉婷的声音。

“小彤,你见到你爸爸了吗?现在安全不?”陈阳在意识中,对着那个声音大喊道,语气中不自觉的带了几分焦急。

“哥,你会一直记得我吗?真的好爱好爱你,好舍不得你”杨玉婷没回答陈阳,却是哭着对陈阳道。

“说什么傻话,我当然会记得你的,一直!”陈阳在心里回答道。

“哥,好想再抱抱你,好想再看你一眼,好想好想你!”杨玉婷已经泣不成声,忽然她似乎做了什么决定般,语气中带了几分坚毅,几分焦急的道:“不要来找我,千万不要……”

“小彤,发生了什么?小彤?不要忘了你对我说过的话,刀百辟,心不易,无论发生什么,都要坚强下去”陈阳焦急无比的吼道,杨玉婷的声音,却过了好久才有些坚定的道:“刀百辟,心不易!”

“哥,不要来找我!千万不要过来!”

“小彤!”陈阳大吼一声,猛的睁开了双眼,瞬间,一道刺眼的白光照进他眼中,让他很不适应的眯起了眼睛,只是一两秒,他脑海中的记忆碎片就组装了起来。

“陈阳,你小子可真能睡!”刘四的声音,忽然从旁边传了过来,陈阳想扭头看他,却发现自己全身上下,一点知觉都没有。

“四哥,发生了什么,我记得……”陈阳问道。

“唉,我们都着了道儿了”刘四叹了口气,又道:“这种手法,是催眠大师惯用的暗示催眠手段,没想到啊”

定西市中医院怎么样
北京市西城区广外社区卫生服务中心怎么样
大连比较好的妇科医院
咸宁什么医院治男科
韶关治疗宫颈炎费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