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甲

龙令主 第4章 父亲的遗物

2019-12-04 10:32:2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龙令主 第4章 父亲的遗物

零羽,嗯,我梦见了零羽。艾一迷迷糊糊的揉着眼睛,睡眼惺忪的根本就还没有睡醒,以致于连现实跟梦境都分不清了。

醒醒,醒醒,我是零羽,你没有在做梦,真是的,喝酒喝到了这种地步,你也真是够了。

酒,对了,我还要喝酒,把酒给我!迷迷糊糊的艾一,一听到酒,顿时稍微有些清醒了,但他对于酒还是很执着,拼了命的想要喝酒。

不行,从现在起,有我在你身边的话,我是不会让你多喝酒的。虽然艾一可以通过喝酒来提升自己的灵力,但零羽却不会让艾一每天都泡在酒缸里面,整天昏昏沉沉的不醒人事,这样的人跟一个废物有什么区别。

酒量这种东西,就跟器量一样,要一点一点的培养,这样硬灌下去算是怎么一回事啊。

啊,可是不喝酒的话,我的灵力提升就没有那么快了

那你就给我老老实实的修炼,你的脑子本来就不怎么灵光,要是喝醉喝傻了怎么办啊。

喝酒还会喝成傻子吗?艾一一根手指放在唇边,很傻很天真的问道。

当然,你看看大街上的那些个酒鬼,我就算是把他们给卖了,他们都还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呢,你是不是想被别人拣去卖掉啊。

不想,当然不想!艾一连连摆手摇头道。

那就好,对了,跟你说件事。

什么事啊?

我要去一个地方,你要不要跟我一起去?

什么地方,好玩吗?

应该会相当好玩吧,因为那里可是有很多跟我们差不多大的人,而且他们都是十分强。

哦哦哦,既然零羽你要去的话,那我也跟你一起去好了。艾一不关心涡流异域之中有多少的天才,他们的实力是否强大,他只关心一点,那就是零羽去不去,要是零羽去的话,那么他就会跟着一块去。

艾一之所以会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将灵力提升到如今这种程度,那是因为除了喝醉的时候,其他时间都是在喝酒,为的不就是能够追赶上零羽,继续跟他在一起不分开吗?

很好,你回家之后跟你的老爹说一下,然后准备准备。对了,最重要的是,多带一点钱,一路上的伙食费和住宿费,恐怕都要你来垫付,以后有钱再还给你。

好的,那我回去收拾东西,我们什么时候出发啊?

过两天吧,有些事我必须先处理一下才行。

那我先回去了,你把我的酒葫芦还给我。

你在家的时候,可别喝太多酒啊。零羽不是很放心,再三叮嘱道。

知道了。艾一踩着欢快的脚步,一路快速小跑回家,一边跑还一边抿着小酒,那感觉真的是倍儿滋润。

羽儿,你回来了!到了晚上零羽的母亲才回来,一看到零羽顿时惊喜的过来摸着零羽的脸,仔细的看着自己的孩子,看看他离家这么久了,有没有变瘦了。

嗯,母亲,我回来了,母亲您去摆摊啊!零羽看母亲带的东西,就知道母亲又去摆摊赚钱了。

是啊,做点小买卖赚点钱,零羽你已经是一个通灵师了,以后需要用到钱的地方可是有很多啊。

不用了母亲,钱的问题我可以自己解决的,而且师傅对我很好。零羽说这话的时候,突然之间有点迟疑,白银对自己很好吗?,呃,好像从一开始送给自己一枚青眼之戒之后,白银就再也没有给自己东西了,而且他的教育方式,相当的简单粗暴。

仔细想一想,白银对自己真的很好吗?

母亲,我要跟你说件事。

什么事啊?

我这一次回来只是呆两三天而已,然后我就要去一个地方修炼,这一次时间可能会很长。

哦,要去多久啊?

听师傅说,至少也要半年的时间才能够回来一次吧,正常情况下,也要一到两年才可以回来一次。

要那么久啊!听到零羽要离开自己,去一个地方那么长时间,零羽母亲十分的忧愁,这一次分离半个月,就已经是有史以来,母子分开最长的一次,但接下来还要分别一到两年,这实在是一段很漫长的时光。

但贤惠的母亲却没有多说什么,轻轻一叹之后便调整好自己的心态,事实上在白银收零羽为徒的时候,她便已经有了这个思想准备了,只不过没有想到这一天回来的这么快而已。

好男儿志在四方,羽儿你要出去闯荡,我当然是支持你的。一路上要照顾好自己,小心安全知道吗?

我会照顾好我自己的。

嗯,这一点我相信。十二年来,零羽都能够很好的照顾好自己,从不给家里,给她增加负担,这一点也是作为母亲最为自豪的,因为有这么一个乖巧懂事的孩子,确实是一件十分幸福的事情。

对了,这些东西你带着吧。零羽母亲突然想起了什么,跑到自己的房间里去,不一会儿的功夫,便找出了一个包裹。

这是什么啊,母亲?

这是你父亲的遗物。母亲轻轻地说道,语气和眼神之中出现了难忘的追忆。

父亲,这两个字对于零羽而言,是一个既陌生有熟悉的词语。自从懂事以来,零羽就没有见过自己的父亲,也从未听到母亲提起过任何关于父亲的事情。就好像,父亲是不存在,完全就没有这么一个人一般。

零羽有时候,也曾经羡慕过别人有父亲,尤其是艾一在自己的身边,经常提起他那个严厉的父亲。虽然因为艾一经常闯祸的关系,暴跳如雷,甚至多番扬言要砍死他,但至今为止,艾一顶多也就被罚跪几次而已。

父子之间的那种温情,一个严厉的父亲,零羽也曾渴望过。

直到现如今,零羽才听到了自己父亲的事情,只不过这个结果有点沉重。

他已经死了,只剩下几件遗物,一只被母亲当作珍宝似的珍藏起来。直到自己要出远门了,这才拿出来,转交到自己的手上。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