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

神武图 第二百八十八章 谋官

2020-01-13 20:43:4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神武图 第二百八十八章 谋官

郡王府议事厅内,众人面面相觑,目光全都被那条金光闪闪的腰带所吸引。

而洛赢看到眼前这些人,也同样怔住了,这郡王府里面,除了段天刀竟然还有两个老相识?

这两个不是别人,正是雷啸和穆堂绅!

洛赢并不知道他们是谁,但抢夺天劫珠那一幕,他说什么也不会忘记。

就是这两个人,当初在名武学堂的深渊下面,将他和水冰颜打成重伤,更逼迫水冰颜替他们取下天劫珠,不过后来生机大阵陡生剧变,拓跋烈和痴道士又相继出现身之后,这两人才悄悄溜走。

洛赢哪里能想到,会在郡王府碰上他们,而且从这两人的坐次来看,地位竟然不下于段天刀?

不过很快,洛赢便镇定下来,当时对方见到的是“许三”,并不是现在“洛赢”,所以,只要他自己别露出马脚,对方就不可能认出他。

一瞬间,洛赢心思变了数变,而段小仙已经上前一步,乖巧的说道:“冷伯伯,爹,各位叔伯……小仙这厢有礼了!”

洛赢这才回过神来,忙道:“洛赢见过诸位大人。”

“洛赢?”

雷啸和穆堂绅同时一怔,紧接着,后者的眼中便闪过一道浓重的杀机。

虽然只是稍纵即逝,但洛赢的感知力何等敏锐,立即便捕捉到穆堂绅的变化。

他心里大惊,难道还是被认出来了?

不对!之前的面具,只有拓跋烈和寇毅那种级数的才能识破,眼前这人绝对认不得他。

莫非……是因为他报出姓名,才让此人起了杀心?

洛赢使劲儿回忆着,除了那次抢夺天劫珠,他根本没见过此人,为何会对他的名字……

等等!郡城……穆枫?

洛赢猛地想起,他在郡城最大的仇家,便是穆枫,而穆枫的老子穆堂绅,不正是在郡城的兵备部为官吗?段天刀能来郡王府,穆枫的老爹也很可能在这里。

时间过得太久,洛赢一时没想到这个只闻其名的穆堂绅,而现在这么一看,还真的与穆枫有几分相像,他几乎敢肯定,此人就是穆堂绅!

这时,坐在主位的一名中年男子,缓缓开口道:“你就是洛赢?”

“还不拜见冷大人!”段天刀提醒道。

洛赢看着这位剑眉星目,仪表不凡的男子,能坐在这个位置的,果然是高崇郡的郡王……冷潇瑀!

他上前一步,抱拳道:“拜见冷大人。”

“好!段大人可是对你推崇得很呐,断头山一战,以阵道之大才,力挽狂澜,化腐朽为神奇,令各方势力为之赞叹,更使得真罗人敬重有加……洛赢,这些可确有其事?”

冷潇瑀脸带笑意的说道,眼中更是毫不掩饰的欣赏之意。

之前小仙便传讯给段天刀,告知洛赢得到了君主封赏,想要回到高崇郡谋个一官半职,为此,段天刀亲自找到冷潇瑀,二人正值用人之际,自然一拍即合。

“回郡王,断头山全凭诸位前辈各显神通,大家才得以活命,小子做的那些,实在不足道哉。”

洛赢一脸的愧不敢,俨然是一个谦虚、稳重、识大体、不骄不躁的好青年,看得段天刀嘴角抽了抽,小仙连忙低下头。

你这么谦虚谨慎,怎么还恨不得把金腰带戴在头顶?

冷潇瑀朗声一笑,道:“好!很好!那么你到郡王府,又是所为何事?”

洛赢听罢,忽然抬起头,眼带炽热的道:“承蒙贤君赏识,郡王厚爱,小子只有用这一腔热血,以报君主与冷大人的知遇之恩,在下不才,自荐为官,愿为高崇郡贡献一份绵薄之力!”

嘶……

话音方落,众人都不禁暗暗吸了口气,厉害啊!就凭这一张脸皮,不入朝为官都可惜了!

君主不知道为什么赏了你个芝麻小吏,你拿出来吹一吹也就算了,可是“郡王厚爱”是什么东西?你好像刚刚见到冷大人吧?人家只随口夸了你几句,便要洒下一腔热血?

段天刀父女连忙转过头去,怕是再多看这厮一眼,便要万劫不复。

冷潇瑀似乎也有点招架不住,干咳一声,道:“如此说来,你是想要做官?把你的御赐文书请出来。”

洛赢在戒指里翻了翻,发现不小心压在黑金下面,找出来后,呈到冷潇瑀面前。

众人再次无语,看他这样子,御笔亲提的文书都有可能弄丢,反倒把御赐金腰带戴在身上,这小子真的是像段天刀说的那样,在鬼修大战中做出惊人之举?

穆堂绅嘴角露出一丝冷笑,果然闻名不如见面,眼前的洛赢,与他之前掌握的情况大有出入,或许这小子的武道天赋无可厚非,但心智嘛……也不过如此!

只可惜了穆枫,竟不小心被这样一个对手,害得只剩半截身子,穆堂绅除了对洛赢的恨,便是对儿子怒其不争。

待冷潇瑀看完御笔亲提的文书,又沉吟了片刻,才开口说道:“从九品小吏,一般是为县城的掌事,或是府城的主薄、通判,如果是在郡城,只能安排……”

“冷大人!”雷啸忽然开口打断道:“一个没有任何功绩,不知县府疾苦的年轻人,恐怕不易在郡城为官吧?”

说着,他淡淡地看了洛赢一眼,又用眼角扫向其他人,其意再明显不过了。

御赐的又如何?放在府城都算抬举你的从九品了,没有服众的政绩,还想入郡为官,到哪也说不过去!

贤国权利集中,皇权和六阁一言九鼎,这些倒是不假,不过贤国辽阔的疆土地域,朝庭也不可能事事亲为,所以五大洲和各郡之间,便存在着地方权力的制衡关系。

这种权术很复杂,也很微妙,总而言之,五大洲的洲王虽然权顷一方,但下面的各个郡王,却也有着极大的权利,在自己的一郡之地,无疑都是诸侯霸主般的存在。

不过各级之间,是要层层上赋,最终汇江成海,纳入朝庭的国库里面。

因此,一个芝麻小吏,也实在是无足轻重。

上海远大医院的地址
郑州国医堂性病医院地址
安阳知名牛皮癣医院
洛阳哪所医院能治癫痫病
福建白颠疯医院哪家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