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

修仙从做鬼开始 第一百六十八章 九天劫雷煞

2020-01-16 14:27:1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修仙从做鬼开始 第一百六十八章 九天劫雷煞

白须老者身为家主,尽管有些忌惮秦川的来路,但是现在不彰显威仪,以后谁还会听他的?人心散了队伍就不好带了,所以他当先喷出一件如同箭头一样的锥型法宝,同时大叫:“一起动手!”

秦川没有托大,无数次的经验证明,小阴沟最容易翻船,所以他取出了更适合近战的两极断魂斧,在锥型法宝临身的刹那,斧头陡然变大,“当”的一声,挡下了一击,然后挽了一个斧花,又是一阵叮叮当当的脆响,挡住了大部分攻击,少部分则被暗金磁光甲挡住,这件战甲虽然不是法宝级,但是在应对金属性的法器和法宝攻击,比宝衣更为出色。

被动挨打当然不是他的风格,擒贼先擒王,左手抬起,虚抓了一下,一个巨大的爪影向白须老者抓下。

“你是天龙门修士?”老者暗暗叫苦,对方来头果然不小,不仅出自天龙门,还是嫡传无疑,通天擒龙手就是明证,心中虽然惊骇,但不能不应对,手上蓦然多了一根短矛,将落下了爪影一戳而破。

秦川冷哼一声,鬼魅般欺近,众人的攻击全打在了空处。

老者一脚踢飞案几,周身浮现一层黑红火焰,那火焰顷刻化为火龙呼啸而出,同时又对着锥型法宝一点指,那法宝一分为三,成品字型拦住秦川去路。

一柄巨盾虚影凭空出现,挡住了火龙和锥形法宝,眼看速战速决变成了缠斗,这是可是秦川想要的,如果真接使用杀招,造成的死伤太重,对不起薛莺的嘱托,一时间有些犹豫起来。

忽然他注意到,那名叫薛龙的家伙正悄悄靠近躲在大门后的薛云。

“找死!”秦川怒了,本来就对此人厌恶之极,如今彻底动了杀心,断魂斧一挥,一道刃芒激`射向薛`龙。

这薛龙也真是有两下子,一把飞剑法宝在身前形成一道剑幕,挡下了刃芒一击,同时手掐法诀一条碧绿雾蟒将薛云裹住。

薛云虽说已恢复了自由,但是储物袋被人收走了,而对方又是筑基期,双方修为差距极大,根本没有还手之力,眼见再次要被人抓住,却在此时,一道镰刀型的炙热刃芒飞斩而至,金属碰撞的声音传来,那飞剑断成两截掉落,紧接着便又传来一声惨叫,薛龙的身体被斜斩成了两半。

“啊…你敢伤我爱子!”白须老者疯了一般冲了上来,短矛幻化出数道枪影一阵戳刺。

他这番作为,正合了秦川的心意,仗着断魂斧犀利,一斧将短矛斩断,抬手就是一拳,黑火凝聚的盾牌根本挡不住这一击,老者像破麻袋一样被打飞了出去。

薛家的众修士纷纷操纵法器、法宝阻击秦川,但是又被那忽然出现的巨盾虚影挡住,而下一刻,一只爪影已经掐住了老者的脖子,直接摄到了近前,“都给我住手,不然我就捏死他!”说完顺手封住了白须老者的丹田气海。

家主被擒,众人纷纷停下了攻击,白须老者试图说两句豪言壮语,但是喉咙却发不声音来。

薛云绕过人群跑过来,对着白须老者就是几耳光,顺便收去了对方的法宝和储物袋。

“今天只是给你们薛家的一个教训,让你们知道多行不义必自毙,云姐,告诉我有谁欺负过你!”

“薛蛟,还有那个老家伙!”

两人听了此话脸色剧变,转身向殿外逃走,秦川冷笑一声,一斧劈出化为九道扇形刃芒,薛蛟取出的法盾被斩碎,总算身上的法衣品质不错,没有被击杀当场,而另一名老者借光盾符挡了一下,也保住了一条老命。

“哼,便宜你们了,云姐,咱们走!”两人押着白须老者走出了大殿,没有人敢上前阻拦。

秦川刚要放出逐影梭,忽然一声洪亮的声音从将军岭地下传来,“何人如此大胆,敢在我薛家撒野!”

薛云脸色大变,“是二叔祖!”

“怎么,你这个二叔祖很厉害吗?”

“听我父亲说,他在五十年前就已经是假丹期了!”

“云姐不用紧张,就是金丹期又能如何,你且看住这老家伙,我来会会此人!”

薛家家主纵有一身本领,此刻被制住,没有丝毫反抗之力。

不过两个呼吸,一名鹤发童颜的老者御剑飞至,从这一点可以判断出,对方并没有凝结金丹。

薛家众人纷纷迎上前见礼,老者挥手制止了众人,“小五,你来说说是怎么回事?”

一名看上去五十岁的方脸中年人赶忙把经过简要介绍一遍。

老者点点头,目光转向了薛云,“你是小四家的孩子?”

“没错!”

“小四就是这么教你和长辈说话的吗?”老者的脸忽然阴沉下来。

薛云刚要辩解,秦川接过了话头,“就凭你也配当人家长辈?薛家弄的乌烟瘴气,你这个老不死的就该一泡尿把自己淹死,以告慰你们薛家的祖先!”

老头被这恶毒的话骂的脸皮抽动,“你…你这黄口小儿,是哪家的后辈,敢如此出言不逊!”

“你管的着吗!要打架小爷奉陪,不打趁早滚蛋,小爷可没功夫陪你啰嗦!”

“好,今天我就替你家大人好好教训教训你!”

秦川正想检验一下最近的修炼成果,眼前这个老家伙无疑是个不错的对手,见对方一拍腰间储物袋一道紫光激`射而来。

他急忙挥斧劈斩,一声脆响,紫光露出本体,赫然是一口尺许长的紫色小剑。

小剑一个盘旋,如飞梭般围着他飞速旋转,来回斩削刺劈,御剑术的妙处就在于连续攻击,使对手无暇他顾,从这一点上看老者斗法经验十分丰富。

秦川挥斧格挡的同时,也取出一把飞剑,此剑名为青霜,是当初被他干掉的何正霄的法宝。

青霜剑甫一飞出立即飞化为六道剑影向老者攒射而去。

老者不屑的冷哼一声,身体周围忽然腾起六道金光,恰好和剑影对撞在一起,金光溃散飞回,剑影消散,青霜剑露出本体。

“咦,金煞元罡!”秦川一眼就认出这金光的来历,如果他用庚金元光煞炼煞成罡的话,此时也能发现这种金光。

“算你有见识!”说话的当口,老者身上又腾起金光瞬间凝聚成数十道金箭射向秦川。

秦川刚要御剑躲闪,紫色小剑忽然化为巨剑从侧面来了个横扫千军。

如果换一个人,这次就算不死,势必也要付出点代价,但是突然浮现的巨盾虚影不仅挡住了,金箭攒射,就连巨剑的一击也化解掉了。

“盾型符宝?”这次轮到老者惊疑了,因为他并没有发现秦川取用符宝的动作,这巨盾好像是凭空出现的。

秦川当然不会给他解释,青霜剑开始围着老者进行旋割劈刺,正是以其人之道还至其人之身,金煞元罡攻击力强,但是防御力十分有限。

老者无奈,又取出一件钟型法宝,此宝在他头上滴溜溜不停转动,身体周围出现一层厚实的褐色光罩,寻常的斩削根本无法破开这层光罩。

秦川对着青霜剑遥遥点指,顷刻化为巨剑劈下,那小钟忽然变大,“当…”的一声挡下了巨剑一击。

接下来,双方你来我往,各自施展御剑术,却谁也奈何不了谁,不过长此下去,秦川肯定会输,因为法力远不及人家深厚,想到此,他决定改变打法。

伸手一招,青霜剑飞回,顷刻间形成层层剑幕,紫色小剑的数次斩击均被挡住。

这是什么意思?老者有些不明白,对方明明有巨盾虚影防御,却偏偏还要招回飞剑,多此一举有何意义,莫非是另有企图?

搞不清楚秦川的意图,他一边注意防范,同时金煞元罡再次凝聚数十道光箭,在他看来最好的防守就是进攻。

不出意料,巨盾虚影再次浮现挡住光箭,紫色小剑因为被青霜剑纠缠,没有发出巨剑术,而秦川只是比刚才靠近了一些,并无其它异常。

有问题!莫非他想近身?联想到刚才“小五”说此人疑似天龙门弟子,而天龙门弟子最擅长近战,那么对方的意图昭然若揭。

老者自以为识破秦川的打算,便有意拉开距离,秦川却突然反向加速,如此以来,双方的距离一下迅速拉开了百丈有余。

“这是…”老者忽然意识到自己上当了,百丈的距离足让他的金煞元罡彻底失去作用,而紫色小剑又被缠住,如此以来,秦川等于彻底解放了出来。

果然,一直没发挥作用的两极断魂斧先是一招斧影摇曳化为扇形刃芒狂斩而来,小钟法宝散发的光罩差点被斩破,而后又一道炙烈的巨形镰刀光刃斩至。

心知这光刃威力强大,他急忙御剑躲闪,但是这光刃竟然来了个诡异的回旋,又从后边飞至,仓促之下,小钟陡然变大,挡在了身后。

“当”一声短促的钟鸣,法宝受力猛然撞在了后背上,老者险些从飞剑上掉落,而恰在此时,身体骤然加重,再也站立不稳,一头向下方栽去。

堂堂假丹期修士如果从天上掉下摔死,肯定会成为整个修仙界的笑柄。

老者不愧为无限接近于金丹修士的高手,在掉下的瞬间立即施展轻身术,同时天元地气不停在身下汇聚,快到地上的时候,已经如同御空滑行一般,这几乎就是金丹期的手段了。

“唉…我输了!”老者很清楚,如果秦川想杀他,现在他已经是个死人了。

“哼,好好管管你的这些后辈子孙吧,这个老家伙你们打算要死的还是要活的!”秦川一指那个薛家家主。

“道友请明言!”

“要死的,现在我就杀了他,要活的,拿灵石来赎吧!”

老者苦笑一声,“就算他再不成器,也是薛家人,道友开价吧!”

“好,就冲你这句话,我就少收点,十万灵石!”

老者和薛家那些族人立时变成了苦瓜脸,思忖片刻,“道友,我薛家虽然小有家资,但是族人众多,一下拿不出这么多灵石,可否用其它宝物抵账?”

“说来听听?”

“我观你尚未凝煞,薛家正好有一种绝品煞,道友可有兴趣?”

“叔公,不可!”白须老者忽然叫道,他此时虽被制住,说话却无碍。

秦川还真被勾起了兴趣,毕竟他现在的确需要一种适合他的罡煞,“你讲的莫非是庚金元光煞?”

老者先是瞪了薛家家主一眼,然后才道:“老夫当年得到些许庚金元光煞也是花费了巨大代价,怎么可能还有剩余,我说的这种极品煞,却是先父用生命换来的!”

“哦,如此珍贵的极品煞,居然能保存至今?”

“道友莫要疑心,此煞名为九天劫雷煞,不知道友可否听说过?”

秦川摇摇头,暗中却在和司徒无悔交流。

“那就跟道友说一说,这九天劫雷煞,乃是修士或者妖兽渡劫引动的天劫所生,此种煞气至刚至强,薛家得到的劫雷煞乃是家父用生命换来,当年家父寿元将近,自知凝结元婴无望,强行引动天劫,就是为了收取了这劫雷煞给后世子孙留下一些机缘,可惜的是筑基修士的真火无法炼化此煞,需要金丹期以上的修士辅助炼化,而我薛家两百余年未出现一名金丹修士,我亦无望凝丹,这东西留在薛家无用,所以才打算用此煞来抵账!”

“叔公,千万不能给他,我宁愿去死!”薛家家主又开始大叫。

秦川看着二人表演,心中暗骂,他已经从司徒无悔那里得知,老家伙和薛家家主在暗中传音算计他,这所谓的九天劫雷煞的确比较珍贵,毕竟在雷劫时跑到雷云中收取煞气,其危险性不问可知;

另外,也正如老者所说,筑基期无法自行炼化,需要高阶修士辅助,但是老者却隐瞒了最关键的一点,劫雷至刚至强狂暴异常,需要至阴至柔的煞气调和其性,也就是必须阴阳两种煞气同时炼化,否则的话,不仅炼煞成罡的修士要爆体而亡,就是辅助炼化者也要受到极大牵连。

他们甚至想到,出了事也不会有人找他们的后账,因为炼煞成罡本来就有危险性,何况炼化劫雷煞这种绝品罡煞!

------------------------

卡文卡得我欲`仙`欲`死,唉,凑合看吧!!!!

南京市中西医结合医院
汉阴县人民医院
长沙哪家牛皮癣医院治疗好
山东治疗白癜风医院哪家好
武汉治疗龟头炎费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