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

天界战神 第一千一百四十六章 许阳之语

2020-01-14 11:06:5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天界战神 第一千一百四十六章 许阳之语

神罚之力将要退散,这是有目共睹的,但是在退散之前,神罚之力却依旧未曾停止,进行着最后一轮扫荡。

不少仙兽没有坚持到最后,死在了这最后一轮扫荡之中。

很快,神罚之力全部消失了,血月再次当空,照亮了西方天翼。

但是这一刻,西方天翼内,却响起了百兽的悲鸣与哭泣。

神罚之力过后的西方天翼,看起来似乎没有什么变化,没有什么植被与土地被破坏,但这里却已是满目疮痍。

数不清的仙兽丢掉性命,无数的冤魂在黑夜中游荡,撕心裂肺的呼喊声,在西方天翼持续着,久久不曾退去。

恐惧、悲伤与愤怒,蔓延在空气之中,压抑的让人无法呼吸。

原本郁郁葱葱,仙气浓郁的西方天翼,仿佛化身为一处墓地,处了死亡与恐惧,再无其他。

仙兽们哭泣哀嚎着,拖着疲惫的身体为他们的同伴收尸。

他们很少接触人类,但凡与人类接触就是战斗,所以西方天翼就像是一座仙兽的城池一般。

这里许多仙兽都是朋友,平日里有说有笑,一起觅食,如今却是天人两隔,哀伤自不用说。

他们挖好坑,将自己的同伴埋葬,哭泣之后,纷纷擦干了泪水。

他们是坚强的,但他们目中的愤怒之意无法抹除,他们想要为同伴报仇,可仇人又在何方。

“不行!我没办法继续这么下去了。我已经在西方天翼活了一千年,前后经历了六次神罚,身边的朋友一次一次的离我而去,这种悲痛我再也无法承受了。”

“若是在战斗中死去,那是技不如人,死的英勇,没有遗憾,可这神罚又算是什么东西?”

“这种窝囊的死法根本就是在践踏我们仙兽的尊严,是在拿我们当玩偶。想杀就杀,不想杀就让我们苟延残喘。”

“这里就是一座巨大的牢笼,我们就像是被别人饲养在这一般,还活着做什么?”

“蛇凤大人,为我们指一条明路吧!龙蛇皇大人不是说会有办法解决吗?可为什么还是解决不了,甚至连头绪都没有?”

“我们的敌人到底是谁?”

许阳的视线中,仙兽们几乎要崩溃了。

他们不是怕死,也不是害怕同伴死去,而是西方天翼这种诡异的气氛让他们无法承受了。

他们都是珍奇异兽,都有自己的骨气与尊严,却被人囚禁于此,肆无忌惮的践踏,这种生存方式,他们接受不了。

冷傲如蛇凤,此时也低着头,咬牙切齿,目中透着不甘。

试问若是有办法,哪会有仙兽愿意生活在西方天翼?

这里是牢笼,出不去,这也就罢了。

毕竟仙兽们都生活在丛林与山峰中,完全可以把这里当做是家,这还勉强可以接受。

他们接受不了的是被人戏弄,遭人践踏,他们的本质就是玩偶,任人玩弄。

神罚降临的时间根本就没有规定,想来就想来,不想来可以平静很久,那股力量只会夺走他们的性命,却不会破坏一草一木。

就是傻子也知道,这神罚之力是在戏耍他们。

仙兽们全都咬牙切齿,如果知道敌人是谁的话,无论那敌人多么强大,许阳相信,这些仙兽都会一拥而上,拼死而战。

此刻就连小白都和这群仙兽站在一起,小白也身处西方天翼之中,他同样感觉自己被践踏,被羞辱了。

到底是谁将他们瞬移到了西方天翼,困在了这里。

又是谁发出的神罚之力?

夜晚他们为什么会消失?

他们体内的力量又是怎么回事?

“你们真的想弄清楚真相吗?”

就在所有仙兽怒气冲冠之际,许阳站了出来,他淡淡的扫过所有仙兽,道出的话语瞬间吸引了所有仙兽的目光。

“当然?你可知道,我被困了数千年,这数年来,时刻都担心着神罚之力来临。本不敢交朋友,害怕生死离别,可命运总会让你找到自己的朋友,然后再一次次的看着自己的朋友在眼前死去。”

“这种感觉,生不如死,你能体会吗?假如我知道到底是谁操控这一切,就算是死一万次,我也会和他拼了。”

“对!我本来有自己的家庭,还有一个孩子。可突然有一天就被传送到西方天翼了,从此再也没见过自己的亲人,那种骨肉分离的感觉,你能体会吗?”

“我们是仙兽,不是家禽,我们凭什么被困在这里?”

“自从来到这,我已经忘记了白天是什么模样,我再也没见过美丽的彩虹。没有阳光,没有光明,什么都没有,只有无尽的黑暗。”

“夜晚我们还有自我,可白天呢?我们白天就是任人宰割,连思想都没有。”

“体内的那股力量就像一把架在我们脖子上的,既不肯轻易要了我们的性命,却又时刻束缚着我们。”

“暗处一直有双眼睛盯着我们,我们的一举一动都被监视着,这种感觉,你们人类能够体会吗?”

……

许阳的言语激起了千层巨浪,仙兽们几乎是咆哮了起来,一个个双目赤红,一肚子的苦水。

若是捅破天能够解脱,他们早已将天捅破了。

心中的压抑,根本就不是言语能够表达的,许阳承认,他无法理解仙兽们的心情。

“事情的真相并不难搞清楚,可一旦去调差,就一定会触动那背后之人。那人的强大是毋庸置疑的,将事情完全捅破,或许就只有破釜沉舟,拼死一战一个结局。”

“要么你们全军覆没,要么杀了那西方天翼背后的主宰,重新夺回一切,你们确定想要弄清楚这件事吗?”

许阳再次开口,他的言语让所有仙兽眼眸发亮。

“许阳,你有办法弄清楚西方天翼发生的一切?”蛇凤代表所有仙兽,急切的问道。

“可能有!”

许阳道:“但正如我所言,一旦着手调查,就是一定会有生死大战。那背后很可能是我们根本就无法抗衡的力量,你们会死的更早。”

“死就死!”

蛇凤毫不犹豫的道:“死有什么好怕的?每天提心吊胆才是折磨。不过许阳,此事本欲你无关,神罚之力也已经过去了,用不了三四天,我就能够将你送到宝塔前,作为人类的你们,完全可以安然无恙。”

“你为何要参与到此事中来?”

许阳的言论,勾起了所有仙兽的战斗欲望,他们恨不得捅破西方天翼神秘的面纱,但蛇凤却必须要弄清楚,许阳到底为什么这么做。

这会不会是西方天翼对他们的再一次戏耍?

山西中条山集团总医院预约挂号
郑州市第九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黑龙江治疗月经不调医院
北海治疗卵巢炎方法
青海治疗不孕不育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