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甲

两岁半幼童上午注射狂犬疫苗下午离奇死亡

2019-11-08 16:54:2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  两岁半幼童上午注射狂犬疫苗下午离奇死亡 2011-10-10 09:12:42  

10月5日,记者驱车来到修水县上杉乡红星村,刚进村口,只见一口冰棺摆在一块空地上,村民们告诉记者,死者叫小辉,是一个才2岁半的男童。在10月4日10时许,小辉不小心被狗咬了一口。“10月4日上午,在外玩耍的小辉突然跑回来,边跑边喊‘奶奶,我被狗咬了’。”小辉的叔叔说,小辉手上有一道伤口,当时由于天冷,他还穿了不少衣服,手臂上还戴了袖套。

发现孙子被狗咬了之后,小辉的奶奶便立即抱着孙子到红星村卫生所治疗,卫生所负责人朱小金当即表示要给小孩注射狂犬疫苗。小辉的爷爷也立马赶到了卫生所,在打针之前还特别谨慎地问了朱小金:“他(小辉)打不打得,如果打得就在这里打,如果打不得就到大桥镇中心卫生院打,医生就说打得,去大桥镇中心卫生院划不来。”打完针后,小辉爷爷带着小辉又在街上转悠了一下,才一起回家,下午3时左右小辉便去睡觉了。

可是,两岁半的小辉睡了约一小时后,奶奶跑去查看情况,却发现不对劲,小辉不仅全身发紫,还口里、鼻子冒泡,奶奶立马喊“天啊,小孩没呼吸了”。闻讯赶来的家人发现,小孩的身体有明显的异常,并且已没了生命迹象。

没有资质的第二针

那么,小辉是因何而死的呢?他的死到底和诊所注射的狂犬疫苗有没有关系呢?

小辉爷爷告诉我们,小辉当天在红星村卫生所一共注射了两针狂犬疫苗,但并不是由同一个人注射的。

“朱小金医生打一针,他的弟弟打一针,但是他弟弟不是医生。”小辉爷爷说,给小辉打第二针的只是一名在校学生,10月1日刚好放假回家在卫生所帮忙。

在村子里,记者见到了红星村卫生所的负责人朱小金。他表示,当天他的弟弟朱金雄的确是帮忙给小辉注射了一针狂犬疫苗。对于当时的情况,他是这么解释的,“我上了两支疫苗,我给他打了一针,小孩在哭,在哭我又在开注射单,他家人又说要快,要快我弟弟就给他打了一针。”

采访当天,我们并没有见到朱小金的弟弟朱金雄。那么,他到底是不是红星村卫生所的医生呢?朱小金说:“我弟弟不在,他在九江卫校农医专业读书,现在还是学生。”

对于在这次事件中,朱小金弟弟是否有参与诊疗活动的资格?修水县卫生局医政股副股长许江林说:“就严格来讲,首先,诊疗活动一定要取得行医资格,其次,还要注册在这个医疗机构,才算是卫生技术人员。”此外,修水县卫生局的工作人员表示,根据《江西省医疗机构管理条例实施细则》规定,任何医疗机构,不得聘用非卫生技术人员从事诊疗活动。

那么,红星村卫生所的这些狂犬疫苗的药物又是从何而来的呢?村级卫生所和朱小金本人是否有资质给人注射狂犬疫苗呢?

据朱小金表示,他那里的疫苗是修水县防疫站给大桥镇中心卫生院的,而他的卫生所从大桥镇中心卫生院拿到了狂犬疫苗。

卫生部门介入调查

随后,记者电话联系了修水县疾控中心党支部书记易光文。他在电话中表示,此事他们已进行了调查,红星村卫生所的狂犬疫苗是正规的。“我们去看了一下情况,他那个村是一个400多人的村,平时老百姓也有很多这方面的业务,所以当时乡镇卫生院向卫生局争取了以后,就给他发了这个证。”易光文还告诉我们,通过他们的调查,朱小金是具备注射狂犬疫苗资质的。

目前,当地医疗卫生主管部门已对此事介入调查。“这个小孩打预防针,与他的死亡是不是有关联,现在我们已经请了南昌大学医学院的专家来这里准备进行解剖,一切要等解剖结果出来以后才能确定。”许江林说。

尽管从南昌请来了解剖方面的专家,但10月5日,小辉的家人并没有让专家进行解剖以寻找死亡的原因。昨天早上,我们从小辉的父亲那里得知,经过双方协商,将由村卫生所负责人给予死者方一定的经济赔偿解决此事。

10月4日上午,我市修水县上杉乡红星村一名两岁半的幼童在村子里玩耍时,不小心被狗咬了。随后,他被送到村卫生所注射狂犬疫苗,令所有人没想到的是,这名幼童却在当天下午离奇死亡。

发现本站文章存在问题,烦请30天内提供身份证明、版权证明、联系方式等发邮件至(发邮件时请把#换成@),管理员将及时下线处理。

生物谷药业

生物谷药业

生物谷药业

生物谷

生物谷

生物谷

生物谷药业

生物谷药业

什么咳嗽药不含麻黄

什么咳嗽药微甜孩子爱喝

适合儿童的给药剂型有哪些

小儿肺炎注意什么

生物谷药业
生物谷药业
生物谷药业
生物谷药业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