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竞

每个时代都需要那么一两条不安分的鲶鱼

2019-12-04 12:19:0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核心提示:彼时,法国正在进行着血与火的大革命,巴黎广场上的断头台,批量地以“革命的名义”处决犯人;独立后的北美大陆,传来华盛顿联任第二任总统的消息。

有人将法庭比作剧场,这是个绝妙的比喻。事实上,法庭原本就是个不断上演人生悲喜剧的舞台,演绎着许多离奇的故事,案件的冲突中浓缩着芸芸众生的悲喜人生。控辩双方的对攻,随着证据在法庭质证过程中真相的提示,构成了剧情的跌宕起伏,给观众带来欣赏的快感。对于法律人而言,律政剧在给观众带来欣赏快感的同时,正义的理念渗透在光影中源源不绝地传送到观众心中。

在花费两个晚上欲罢不能的观赏后,我不得不承认:《加罗律师》是一部非常棒的英国律政片。

这部电视剧的时代背景是179 年前后的英国伦敦。彼时,法国正在进行着血与火的大革命,巴黎广场上的断头台,批量地以 革命的名义 处决犯人;独立后的北美大陆,传来华盛顿联任第二任总统的消息。

在英国,工业革命释放巨大生产力的同时,似乎也将魔鬼从瓶中放出:城市人口急剧增加,贫富悬殊拉大,小偷、 和犯罪成为城市的另一张名片。位于伦敦市中心被称为 老贝利 的中央刑事法庭,天天人满为患,大量的犯罪嫌疑人如流水线作业般在这里被起诉、定罪,送上绞刑架或拉上囚徒专运船送到澳大利亚流放。

一切的一切,正如生活在维多利亚女王时代的英国文学巨匠查尔斯 狄更斯在《双城记》中所描述的: 这是最好的年代,这是最坏的年代;这是智慧的年代,这是愚蠢的年代;这是信仰的时期,这是怀疑的时期;这是光明的季节,这是黑暗的季节;这是希望之春,这是绝望之冬;我们面前摆着各种可能,也可能一无所有;我们正在走向天堂,也可能正行进在通向地狱的道路上。

以现代刑事审判的观点,那个时代的审判简直可以称得上是 草菅人命 。在这里,我们看到,十几岁的邮政局哑巴童工被指控盗窃了邮局物品,没有手语翻译,请不起辩护律师,更提不上少年审判制度,在乱哄哄的法庭中,被一群养尊处优的贵族(在那个时代,能参加陪审团的都是有钱有闲的贵族阶层,不知人间疾苦是很正常的)判决有罪,法官裁定缳首死刑,没有上诉机会。

在这里,我们看到:海军将士们为国卖命,而用国家公帑和社会捐赠建立的荣军养老院的采购单上,市场最高价的牛肉到了他们的碗中却变成了酸腐的马肉(当前欧洲爆出的 马肉丑闻 ,似乎几百年前就有人这么干过),退役士兵家人在寒冬中哆嗦,仓库中却堆积着上好的亚麻布。老兵们敲饭盆抗议,带头者却被逐出,副所长到处反映情况,在官僚体系中也处处碰壁,出头鸟成为不稳定因素和枪杀的首要目标,恪尽职守的好人反而以滥用职权被开除公职,并以诽谤罪被诉到法庭。

在这里,我们还看到:由于船长的判断失误,贩奴船驶错航向并导致面临食物和淡水严重短缺的情况,船长危机处断的方式竟然是决定将船上的货物(黑奴)倾入海中。而保险公司提起的诉讼,罪名并不是谋杀而是保险欺诈,因为他们认为船长不当处置货物导致损失扩大。

加罗是一位受既得利益者排挤的律师。原因很简单,在那个时代,上层社会基本垄断了法律职业。加罗出身寒门,亦非毕业于名校,这位穷丝又不愿意向 蓝血贵族 们曲膝逢迎,讲些冷笑话以求上层社交圈接纳自己,以求在利益链的末节中分一杯羹,反而如同解剖刀一般,利用法庭审判辩护这一舞台,其辩词,如同锋利的柳叶刀切开光鲜的表面,让法庭上的人们直面惨淡淋漓的社会现实。

在剧本中,导演丝毫没有为成功者唱赞歌的打算,而是用春秋笔法,揭示号称日不落帝国(据说英国维多利亚女王时代,其在世界上控制的殖民地,分布于每一个时区,一天二十四小时,太阳总能照耀在大英帝国的领土上,故自称 日不落帝国 ),在其成为世界超级大国的同时,政治无能、司法腐败、人民受难的一面。

在剧中,我们看到,贵族们掌握权力,却害怕失去权力所带来的快感与孳息,选票并不来自基层民众的选举制度使得贵族议员宁愿带着猎狗群到森林中打狐狸,也不愿意花时间聆听选区居民的陈情。

当然,在剧中,我们也看到许多推动社会发展的正能量。充满爱心的贵妇人,为付不起律师费的贫穷被告人聘请辩护律师;主张社会变革的民粹主义运动者,在集会结社中争取平等的选举权;坚持新闻信仰的记者,在面对报馆老板的辞退威胁中,以笔为鞭,揭露事件的真相;甚至保守派的敌对阵营中,那位针锋相对的控方律师,总是有意无意地在关键的时候 成为己方阵营中猪一样的队友 。

如果说,每个时代都有一两条不那么安分守己的鲶鱼,那么,加罗律师就是英国法治发展进程中,中央刑事法庭这道浑水中的令人头痛的鲶鱼。

他不按常规出牌的辩护方式,触痛了以保守著称的英国社会,正如他搭档的评价:勇敢却鲁莽,不按常理出牌却往往奏奇功。同时,他创造了对证人 交叉询问 的辩护方式,最终成为刑事辩护的基本原则,并为全世界的刑事辩护体系所接受。

保守力量对他十分头痛,打压不能时诱之以利,以聘请其成为皇室律师的许诺要其放弃为被指控为叛国罪的通讯委员会成员辩护。说客的游说之辞颇具诱惑力:你不是想通过司法改革改变这个社会吗,那么,现在你的机会来了,成为皇家律师,你就是上层建筑的一部分,就有机会向国王进言改革,进行上层设计,不是两全其美的出路吗?

加罗最终还是拒绝了,他选择和底层民众站在一起,或许他内心也犹豫过,但他坚信,只有当所有的犯罪嫌疑人都能受到公正对待时,每一个公民才能获得免于恐惧的自由。

也正是这种品性,这种为正义、为穷人无畏代言的勇气,使他辩护的声音回荡在被称为 老贝利 的中央刑事法庭的厅堂之上。在那个乱哄哄臭烘烘、必须有人燃香驱臭才能避免疫病传播的场域中,我们看到了一种驱策时代前行的力量。

(作者单位为厦门市中级人民法院)

 

孩子脸色发黄
4岁宝宝发烧
一岁宝宝脾虚如何调理
吃立可安能改善肠道感染吗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