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超

武道神尊 第四百七十五章 死战的序幕

2020-01-14 13:05:4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武道神尊 第四百七十五章 死战的序幕

第四百七十五章死战的序幕

突然到来的黑袍人气焰猖狂,姿态嚣张,处处欺辱皇朝天骄,自诩为天才。他们也都不负嚣张的气度,以强横的实力证明了自己,将一群皇朝天骄欺压得无法抬头。

初次一战,便连斩两人,毙掉了皇朝两位半皇天骄。血衣青年和天刀门大师兄何等的风姿卓越,从数千人杰中脱颖而出,足可见其实力。

但在遭遇黑袍人时,接连死在了同一个人手中。对方的实力何等了得,更是助涨了黑袍人的嚣张气焰。

此刻,这些皇朝天骄都是摒弃前嫌,同仇敌忾,团结一致。哪怕是夏岚山都是放下了骄傲,暂时和纵天骄联手御敌。

这是很无奈的现实,这次黑袍人的突然到来,真的是这些曾经自诩为站在绝巅的天骄看到了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他们不是最厉害的,世界上还有着比他们更厉害的人物。这些人不知来历,暗藏着锋锐,非绝代天骄不可敌。

因此,皇朝天骄皆都神色愤恨。

此刻,看着虚空中黑袍人被第七席位的年轻人纠缠住了身形,其他人皆都是神色冷酷。若非是碍于规矩,他们只怕都非得冲上前去大杀一方。

“他怎么样了?”

一位天骄询问秦鸿,后者此刻正在为持枪青年驱毒。污毒狠辣,不易清除。

“暂时没有生命危险,不过,想要治疗好他,我需要时间!”

秦鸿说道,却已额头见汗。

“你没事吧?”

有人询问秦鸿,后者的样子不见得有多好。治疗持枪青年,需要调动生命精气,对精气神有莫大耗损。

虽然秦鸿不曾亏竭本源,但这样大量消耗,只怕也是需要虚弱一段时间。

“这群卑鄙的家伙,藏头露尾的鼠辈,居然使出如此阴狠的损招。我去宰了他们!”

第五席位上的持剑青年忍不住的冷哼,拔剑欲起。

“别冲动,规矩还得一个个的来!”

夏岚山拦住了他,制止了躁动的持剑青年。

“哼,规矩是死的,人是活的。既然对方这样猖狂,那不如改改规矩,一起混战就是!”持剑青年冷哼道。

“无论如何,战就是,我倒是要看看,这些鼠辈有何了不得之处?”第三席位的阴冷青年嗤笑一声,眸子中鬼雾弥漫,像是一双厉鬼的眸子盯着天空。

“秦鸿,你能不能撑得住?”

第二的炼体青年则是看向了秦鸿问道,后者耗损颇大,还在坚持为持枪青年疗伤。他们一旦撤离,不知道秦鸿的力量能否坚持到最后。

“尽你们所能吧,这里我没问题。”秦鸿头也没抬的回道,其他人顿时相视点头,纷纷冲上了天空。

霎时,满场警惕起来,黑袍人纷纷动身,冷冷的警惕着一干天骄。

“你们想做什么?不顾规矩了吗?”

黑袍人中为首的一人喝道,气势恢宏,横扫一方虚空,让得皇朝天骄无不心头一凛。

人群随着他的声音而站起,皆都是注视着云端,看着展开对峙的双方天骄。而原本正在激烈厮杀的年轻人和黑袍人则都是短暂的撤离,没敢多做纠缠,深怕对方会突然出手合杀彼此。

“你们前来此地,不外乎是想要找茬挑战。既然如此,我们就奉陪到底,和你们战个痛快。”

夏岚山为首,稳居第一名,且又是大夏皇子,有足够的发言权。他冷视着黑袍人喝道:“一个个的战未免太耗时间,不如改改规矩,我们双方群战如何?”

“群战?这倒是新鲜,不妨说说看。”黑袍人倒是很有兴趣的冷然一笑。

“你我双方一起,合力应付对方,杀到最后一人为止。”

夏岚山冷然大喝,声如洪雷,惊动长空。满场人都是被震住了心神,这是决一死战,要以最坚决的气势压倒对方。

一决生死,杀到最后一人为止!

这无疑是一种不留余地的厮杀,真正的生死对决。

“看来所谓的皇朝天骄倒也不算太废物,还是有些有血性的家伙。一决生死?倒是好玩,我们满足你们的求死欲望!”

黑袍人嗤笑,语气猖獗,充满了一种轻蔑和不屑,让得夏岚山等天骄勃然大怒。这太欺负人了,未免将自己看得太高了一点。

“说吧,如何战?我们这方可还剩下八人,你们呢?”黑袍人指着自己一方的人数说道,被秦鸿斩一人,被持枪青年拼死一人,对方还剩八人之数。

而皇朝天骄一行十人,血衣青年被杀,天刀门大师兄身死,持枪青年中毒重创,秦鸿无法出场。十去其四,只剩其六。

六位半皇,对决八位黑袍人,这明显是压倒性的,局势不容乐观。

“我欲一战!”

但在这种时刻,战王台外传来一道冷峻的声音。陡然,众人寻音望去,只见早先受伤的吴青岚竟是踏空而来,朝着云端步步走去。

早先挑战秦鸿,被重创,此刻修养后伤势已经好了七八成,可堪一战。

黑袍人看着血染青衣的吴青岚,顿时嗤笑起来。

“皇朝果然是没落了,半皇天骄皆都不出,只余下一些大成人杰前来滥竽充数。”黑袍人冷哼,明显是瞧不起吴青岚。

“滥竽充数也罢,但杀你,不足为虑!”

吴青岚冷哼道,手中青锋剑举起,剑指黑袍人,那张清秀的俊脸上满是戾气。

“可敢一战?”

吴青岚怒斥,杀气腾腾。

“好狂妄的小子,既然你不知死活,那便容你参与就是!”

黑袍人不曾阻拦,只是哼了一声,继而又看向了夏岚山说道:“还差一人,可有好人选?若是没有,我方暂退一人便是。”

“何须如此!”

夏岚山却是冷漠摇头,继而转头看向了场外的段长岭,“你,许你一战!”

哗!

霎时,满场人都是变色,纷纷看向了段长岭。后者天生灵瞳,曾经也是一方天骄,称尊一方,打遍同阶无敌手。此刻被指名参战,不算辱没对方。

然而,段家人却都是神色一冷,面色苦楚无奈,有些犹豫不决。毕竟黑袍人展现出来的实力很强大,排在最末尾的黑袍人就是拼死了血衣青年和天刀门大师兄两位半皇天骄。

可见黑袍人的勇武,段长岭不入半皇,他能活着回来吗?

因此,思考至此,段家人是很犹豫的,有些不愿。须知段长岭可是段家最杰出的天骄,一旦身陨,那段家未来百年只怕会落差一大截。

“二叔,让我参战吧!”

然而,在段家人犹豫时,段长岭自己却是跃跃欲试,表现出了狂热的气势。

“能和如此天骄对决,参与到如此激烈的盛事中,虽死无憾!”

段长岭目露精光,灵瞳闪烁着异样光华。能够走到这一步的天骄,没谁是软蛋,更没有孬种。天骄也是一步步杀出来的,不然何堪称为天骄?

“长岭,这可是生死对决,不死不休。你现在的状况一旦踏足,也许就没有了回头路!”段家人劝诫,很是不愿。

满场人都是愤愤,但却又无可奈何。现场唯有段长岭有此一战的实力,必将排位第十二位,属于绝巅英杰。

黑袍人也没有催促,只是那不屑的气势却越来越强,隐隐间有着一种凌驾在他们之上的气势,让得夏岚山等人很不好受。

“男儿大丈夫,孤身上武途。凌驾绝巅路,即死又何如?段长岭,敢战否?”夏岚山怒斥,有些恼怒。

在这种大敌当前的时刻,段家人却有意退缩,身为大夏皇朝的子嗣,夏岚山岂能不怒。这简直是丢大夏皇朝的脸面,让他一代皇子都是脸面无光。

顿时,段家人无言,夏岚山这番质问,逼迫之意不言而喻。

“有何不敢?哈哈哈!”

段长岭岂是懦夫,纵声长啸而起,一身锦衣华服,踏空上云霄。

“武道本艰险,生死路无常。不洒热血汗,谁敢诉哀殇?”

段长岭踏天而歌,英武的脸上尽是狂纵之色:“一群鼠辈,也敢猖狂,纵使势强,不战,谁能争雄?”

倏然,段长岭踏进皇朝天骄之列。

人群沸腾,纷纷吼啸,原本死寂的气氛瞬时沸腾。

“武道本艰险,生死路无常。不洒热血汗。谁敢诉哀殇?”

吼啸声震动长空,声卷长虹,激荡人心。

“战!”

众天骄刀兵齐出,直指黑袍人,杀气沸腾。狂烈的气势感染人心,让得满场的气氛都是热血沸腾,像是炸开了锅的沸水。

天柱上的秦鸿都是目露异色,神色尽是激动。若非是碍于持枪青年的伤势,他都是恨不能冲上前去大杀四方。

与天骄争辉,和俊彦争雄,这是难得的机会。但凡有点资质者,少有人不动于心。

“一群狂妄的家伙,不知死活。真以为随意的喊喊口号,就能够力压强敌了吗?哈哈哈,真是无知,愚蠢呢。”

面对着皇朝天骄的气势,黑袍人无不哈哈大笑,嘲讽不断。哪怕他们气势如虹,八人亦是不惧。

武道征途,可不是谁人随意的喊喊口号就能够制胜的。一切,靠的还是是实力。唯有实力,才能够凌驾诸天,才能够俯瞰天地。

“狂妄还是无知,战过才知道。一群藏头露尾的鼠辈,有胆就来啊!”

皇朝天骄断喝,刀兵霍霍,分散开来,各自盯上了一人。

“既然你们找死,那便来吧,让我们兄弟送你们上路就是!”

黑袍人哈哈大笑,八人纷纷抽出了兵器。浓烈的死气充斥天穹,滔天的杀气不断沸腾,彼此交织,绞碎风云,让得虚空轰鸣阵阵。

“杀!”

陡然,随着一道断喝而起,激烈的杀伐拉开了序幕。

汕头市中心医院预约挂号
广西医科大学第二附属医院预约挂号
贵州癫痫病医院哪家正规
中山牛皮癣医院哪家好一点
威海儿童白癜风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