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步

重生之狐女当道 第221章-打击

2020-01-13 07:08:0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重生之狐女当道 第221章:打击

而艾莉丝及时用手摁住斗篷,避免了吹翻,然后直接召唤了一个流星雨,阻止了虚让的流氓行为!虚让慌慌张张地边跑边用土墙术阻挡着流星雨,艾莉丝见状,不知为何,收回了流星雨,改用火爆弹攻击着。

虚让见流星雨消失了,还以为是已经完了,立马又来一个火爆弹,再加上烈风术去攻击艾莉丝。艾莉丝一只手捂住自己的斗篷,另一只手操控着自己的火爆弹去攻击。白潇涂看着她这种那么明显的放水行为,也是很无奈,明明她是挺讨厌那个老头

,关键时刻还是挺护着他的嘛……

而白潇涂还没想完,艾莉丝竟然已经用火爆弹击中了虚镜!虚镜被火爆弹的爆炸直接击翻在地,滚了一圈。呃,好吧,收回刚刚的话。白潇涂看着这一幕,捂脸转过头去,不忍心再看了,真是,太残忍了!虚让竟然弱到这种程度!花裴等人也是一脸尴尬地看着虚让在地上滚了一圈,众人轻咳一声,尴尬地转过头去。

而黑羽组那边,也是有些惊呆了,虚镜的弟弟竟然弱成这样!真是没想到!这莫名地让他们对虚氏两兄弟有些失望。艾莉丝看着倒在地上的虚让,也不知道继续不继续攻击好,就连她也不知道,那个自称她爷爷的人,竟然那么弱!

场上气氛就这么尴尬着,虚让一把从地上跳起来,逞强地说着,“哼!别以为这么点小意思就想搞掂我!你这种程度的火系魔法!跟我家小艾莉丝比起来还差的远!”说完,再次操控了一个火爆弹,尝试着去攻击那个穿着黑色斗篷的女孩。艾莉丝听着他的话,浑身一震,脑袋突然一阵空白,她就真的那么值得他骄傲吗?

虚让的那颗火爆弹毫无阻拦地飞向了艾莉丝,而艾莉丝却没有任何动静,呆呆地站在那里。为什么,明明自己表现得那么讨厌那个老头,他却总是把她当做他最值得骄傲的事?

艾莉丝被虚让的火爆弹直接击中左臂,但整个人都还是愣住的状态,似乎完全没有发觉自己已经被火爆弹击中。虚让也是好奇地看着她,明明是打中了啊,怎么一点反应都没有?难不成他真的弱到连人都打不痛了?虚让疑惑地看着自己的双手,然后再看向那位女孩,却发现,她左臂的衣料已经被鲜血沾染,只不过是不易看到罢了。

没错啊!他的火爆弹威力还是可以的啊!怎么她一点反应都没有的?虚让小心翼翼地靠近着她,一步一步接近,但对方还是没有任何反应,一直都是低头看着地上,没有任何动作,也不吭一声,仿佛被人点了穴定住了一般。

“嘿?有人吗?”虚让已经走到她的跟前,用手在她前面挥了挥,艾莉丝再次听到他的声音,才回过神来,手臂上一阵剧烈的疼痛传来,她猛然一抬头,两人就这么近距离对视着。虚让原本疑惑的表情,已经直接被震惊代替,眼前的这位,不是艾莉丝又会是谁?他绝不会认错他最爱的孙女!

“艾莉丝……是你吗?”虚让颤抖着艰难地说出这句话,手慢慢伸向艾莉丝的斗篷,艾莉丝却自己一把掀开了斗篷,直视着他,“是我。”不知是因为手上的伤还是怎么的,艾莉丝突然感觉鼻子有点酸,她强忍着这种不适感,直直地看着虚让。

“你……你为什么会在黑羽组?”虚让难以置信地后退了一步,“与你无关!我说了,你不要再阻碍我!”艾莉丝大吼出来,场上再次恢复一片寂静。虚让看着她的手,突然苦笑了一下,“我竟然连我家小艾莉丝都认不出来……我竟然还伤害了你……就跟当年你父亲……”“不准你提我父亲!”

艾莉丝阻止了虚让继续说下去,转身就要走,虚让却跑上去,一把拉住她,“艾莉丝,我……我不是故意的!”虚让慌张地说着,害怕放开手之后,她就再也不会回来了。艾莉丝想甩开他的手,却不小心牵扯到手上的伤,剧烈的疼痛让她叫出了声。

“我……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不知道是你,如果知道的话……”“够了!你说这些又有什么用!伤的又不是你!”艾莉丝刚说完,就听到身后噗的一声,然后就是柯基司那边众人传来的惊呼声!艾莉丝回头看着,她看到虚让一只手放在胸前,虚弱地喘着气,似乎在强忍着什么。

他胸前,大片大片的红色流出。而虚让还是勉强地看着艾莉丝,勉强地扯出一丝笑容,“小艾莉丝,爷爷陪你痛。”只是说了这么简单的一句话,他便呛咳得不行,似乎下一刻就要断气。“虚让!你是不是疯了!居然用火爆弹打自己的胸口!”虚镜大喊着,立马瞬移了过来,一把抱住摇摇欲坠的虚让。柯基司的其他人,也纷纷瞬移了出来,围在他身边,花裴连忙用治愈术给他疗伤。

什么!?刚刚他说,他用火爆弹去打自己胸口了!?艾莉丝愣在一旁,看着众人围绕着虚让,看着花裴努力地给虚让治疗着,脑中一直出现的,却是虚让刚刚说的那句,“小艾莉丝,爷爷陪你痛。”

她的思绪一下回到了幼年时期,在自家花园玩耍的时候,她不小心摔了一跤,然后就这样坐在地上大哭着。在屋内的虚让听到了她的哭声,连忙跑出来看怎么回事,无论他怎么哄,艾莉丝依然哭得凶,最后这个笨拙的男人只好也一屁股摔地上,然后哄她说:“小艾莉丝,爷爷陪你痛。”幼年的艾莉丝看着自己爷爷也摔了,愣了一下,然后开心地笑了起来。

艾莉丝的眼前一下被泪水模糊了,她看不清那群人的动作,更看不清那个傻乎乎的老头现在是什么情况。她跑过去,推开在她前方的雁狼,看到了那个老头安静地躺在那里,脸色有些苍白。

宿松县人民医院怎么样
上海市杨浦区控江医院怎么样
银川癫痫病治疗哪家医院好
厦门男科治疗方法
泉州治疗包皮过长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