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步

苍黄引 第三章 八阶熊慧

2020-01-16 22:26:1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苍黄引 第三章 八阶熊慧

这片山林,树巨林深,遮日蔽月,清泉淙淙,溪流潺潺。

“霜粒儿,已经差不多了,我们出山。”

一条xiǎo溪边,唐刀的声音响起。

一人一狗,在这片山林里转悠了十来天。收获,果真未让唐刀失望。而且,近百里范围的中阶妖兽,被唐刀屠戮一空。

慢悠悠地,往山外方向又走了大半天。

“呜呜……”

忽然,霜粒儿对唐刀低鸣起来,紧张之色溢于双眼。

唐刀蹙起双眉,神色紧张起来。

“霜粒儿,你是説这片山林里,又来了一头高阶妖兽?”

霜粒儿diǎndiǎn头。

唐刀知道,霜粒儿的嗅觉感应远非一般低阶妖兽可比,能让它紧张的妖兽,至少是七阶妖兽。若是面对八阶妖兽,他和霜粒儿只有逃。

“奇怪,现在就有高阶妖兽来抢占地盘了?那么,它至少是一头极厉害的七阶妖兽。若是八阶妖兽,又不大可能。只有往里更深的山林,那里,才是八阶妖兽地盘。”这头高阶妖兽的突然出现,唐刀迷惑不解,心里暗暗嘀咕。

霜粒儿在一边仰起头,xiǎo脑袋随着唐刀身影,晃来晃去。它在等着唐刀拿主意。

唐刀想不明白,干脆不想了,对霜粒儿道:“霜粒儿,我们直接去探探究竟。”

一人一狗,又鬼鬼祟祟往回走。炷香时间,霜粒儿停下来,不出声,示意唐刀,那头高阶妖兽已经不远了。

唐刀俩躲躲藏藏,爬上了一座xiǎo山峰,搜寻起那头高阶妖兽。

两三百米外,一头狂莽霸天熊,丈二三的巨大身躯,在巨树间,大摇大摆,时隐时现,仿似漫无目的地游荡闲逛。

狂莽霸天熊,浑身皮粗毛厚,力大无穷,而且似人一般的聪明,如白极荒狼群一样,在同阶中,称王称霸。

唐刀有些不确定。他记得这方圆数百里,没有这类狂莽霸天熊出没。

“霜粒儿,以前,我们见没见过这头狂莽霸天熊?”

霜粒儿摇摇头,它没有这头狂莽霸天熊气息记忆。

唐刀转过头,望向更深山林方向,那是一片与白极荒狼领地远邻的山林。

“难道,它从更深的山里来?”

当唐刀再次眺向狂莽霸天熊出没处时,已看不到狂莽霸天熊踪影。他想观察到这头狂莽霸天熊头前部的白发簇数,那是狂莽霸天熊的等阶显示。

突然,唐刀生出重重的不安感,这是几年里,历练出的感应。旋即,他想起刚才有一阵山风拂过,那头狂莽霸天熊正处于下风方向,它肯定已嗅到他俩的气息。

“不妙!霜粒儿,那头狂莽霸天熊已发现我们,快逃。”

果然,霜粒儿示警,那头狂莽霸天熊的气息正在向他俩靠近。

一人一狗,从另一方向,往山外急奔。

终于,霜粒儿示意,狂莽霸天熊气息已远。一边走,霜粒儿还是忽促地往四处嗅着,好一阵下来,霜粒儿才安心,向唐刀呜鸣,那头狂莽霸天熊气息已经消失。

……

一条xiǎo河,十数米宽,横在前方。

过了河,是中阶妖兽区域,对于唐刀与霜粒儿,是个安全区域。

渡河的xiǎo筏子,依然横在岸边的浅草丛中。

唐刀解着绳缆,徒然一停。余光扫过河面时,一种怪异的不安感再次升起。唐刀慢慢站起,示意霜粒儿后退。

河里,不正常。

这段河面,唐刀渡过数回,现在,感觉到与印象中的河,有了差别。可是,一样的河水,一样地流趟,是哪里出了差别?唐刀百思不得其解,双眸来来地扫视河面,一步一步后退。

河里,还是比较清澈,还搅动起一阵一阵的水花。

蓦然,唐刀一惊,望向筏子前的河心。那片河面,似乎有些异常。河心处的那块水面上,水花似更多一些,水流更急一些,水下颜色,似更深一些。

细细比较相领河面,唐刀确定筏子前的河心水面下,确实有异常。那里,多出一块面积比较大的阴影。那块阴影,原本不属于那里的东西。

唐刀立刻道:“霜粒儿,我们从上游渡河。”

一人一狗,慢慢后退,转过身,顺着河岸,往上游急奔。

“哗……”

河心处,水花四射。那块阴影露出水面,向上游追击。

河里突然传来声音,唐刀朔声看去,一头狂莽霸天熊,逆流追向他俩。狂莽霸天熊大脑袋上,dǐng着八簇白色阶发,异常醒目,是八阶狂莽霸天熊,八阶妖兽中,宛若是王者。

唐刀心里一紧,急声道:“霜粒儿,我们打不过这头八阶狂莽霸天熊,快逃!”

这头八阶狂莽霸天熊,隐躺在河里,准备打伏击。传説,高阶狂莽霸天熊聪明,果然是真的。

“嗷唔……”

八阶狂莽霸天熊很愤怒,狂吼数声,追得更快。河面,水花激射。

一两米深的xiǎo河,在丈多高的八阶狂莽霸天熊脚下,宛若一条xiǎo水沟,它的速度不比岸上的一人一狗慢,几乎是并排而进。

上游,河水愈来愈浅,狂莽霸天熊速度越来越快。数盏茶后,狂莽霸天熊已超过唐刀俩。

“咚!”

狂莽霸天熊纵身跳上岸,在地上,印出两只深深脚印。

“霜粒儿,往林子里逃。”唐刀见前路被堵,又急忙传声霜粒儿改变方向。

身后,吼声、咚咚声、噼哩叭叭声不绝。一些幼树、xiǎo树,被狂莽霸天熊狂暴折断、撞飞,一路狂追唐刀,如影尾随。狂莽霸天熊已经暴怒发狂。

一人一狗气喘吁吁,唐刀灵元催动到极致,见霜粒儿有些跟不上,一把把它抱起来,借着巨树,躲着狂莽霸天熊视线,往林子深处狂飚,留下一路的残影。

一追一逃良久,后面的咚咚声渐渐远离,直至听不见。

唐刀喘着粗气,停下来。终于甩掉了那头八阶狂莽霸天熊。一路狂飚,比伏杀白极荒狼群还累,丹田灵元几告枯竭。现在,不要説那八阶狂莽霸天熊,哪怕是头四阶妖兽,若无霜粒儿相助,唐刀也会身陷绝境。唐刀必须调息,充实丹田灵元,否则,走不出这片山林。

天色渐晚,山林更显幽暗。

寻了一片浓密灌林,唐刀与霜粒儿以枝叶泥土抹身,掩去一人一狗的气息,xiǎo心翼翼钻进去,隐去进入痕迹。

不大一会儿,天地灵气开始波动,向唐刀藏身的灌木丛聚拢,聚拢速度逐渐加快。唐刀在吞纳灵气,淬为丹田灵元。

森林,幽暗渐渐退去。

唐刀从修炼中醒过来,夜露已沾湿衣衫,慢慢舒展了下四肢,惹得灌丛簌簌轻响。霜粒儿轻轻一扯唐刀衣袖,一脸紧张模样。

“霜粒儿,发生了什么?”唐刀见霜粒儿紧张样,不禁有些好奇。

霜粒儿一只爪捂住唐刀的嘴,更是紧张,另一只爪子轻轻指向灌丛外。唐刀心里一紧,霜粒儿不敢呜呜出来,事态严重。

轻轻拨开几片枝叶,透过枝叶缝隙,朝霜粒儿指的方向看去。

事态果真非常严重。那头八阶狂莽霸天熊居然在灌丛外,背靠一棵巨树,面对灌丛,硕大双目来回扫视,似是非常惊喜,还不时警戒着四周动静。

闻闻身上和霜粒儿,露水并未消褪枝叶汁气息,还比较浓,几与灌丛气息相融。唐刀想不明白,这头狂莽霸天熊既然找到这处灌丛,为何又不杀进来。

忽然,狂莽霸天熊站起来,双瞳闪着光芒,咚咚声响起,庞大身躯迫不及待地向灌丛急急走来,直直地奔向唐刀俩的藏身处。

一人一狗,现在是无论如何也躲不开这头八阶狂莽霸天熊。

“既然逃不了,就与这头八阶狂莽霸天熊决死一战。也试试青鹿刀技威力如何。”

唐刀心里发狠,瞬息静若止水,迅速盘算,示意霜粒儿准备开战。

“咚,咚……”

狂莽霸天熊沉重的脚步声,震得唐刀双耳发响。两只熊掌,直接拔起灌木,甩向两侧。

双眸里,狂莽霸天熊身影越来越庞大,唐刀愈见平静不波,冰寒愈盛。

唐刀催动全部灵元,曲腿弓身,霜粒儿浑身紧绷。狂莽霸天熊身影已罩住了唐刀俩,大嘴里急促的呼息,声声入耳。

两三米距离,犹在目前。

唐刀轻轻示意霜粒儿准备行动。

蓦然,一道白色xiǎo影,幻起残影,从狂莽霸天熊眼前窜出,飚向灌丛外。狂莽霸天熊悚然一惊,熊掌,本能地向残影拍去,残影应掌消散。

狂莽霸天熊脚下。

突然,灌木枝叶暴飞起来,夹杂在飞舞枝叶下的,是一道暴射而出的身影,仅比霜粒儿窜出慢上瞬息。一溜幻影,延伸至狂莽霸天熊双腿之间,正是熊掌拍向霜粒儿残影时。冰寒杀气徒然溢向天空,激荡枝叶,笼罩向狂莽霸天熊。

“噌……”

一声刀鸣,墨光一闪即逝。

“嗤……”

狂莽霸天熊左膝处,一道心胆颤寒之音传出。

幻影已散,刀鸣声远。

唐刀出现在狂莽霸天熊身后,一个侧滚,旋即,身一弹,一拧,双眸杀气森森,紧紧锁定狂莽霸天熊。手里断刀自然下垂,淡薄青芒渐渐覆盖墨色。

断刀冷冽,墨色已染鲜红。

“滴答……”

血红溅在落叶上,寂静中,其声宛若炮竹突然炸响。

“嗷唔……”

狂莽霸天熊惨嚎忽起,左腿膝盖处,血红激射而出。挪步转身,一个趔趄,庞大熊身向一侧倾倒,左腿膝盖处,鲜血爆溅,其下xiǎo腿却留在了原地。

一大一xiǎo,幻影再起,刹那袭至狂莽霸天熊宽阔前胸。

蓦然。

“呦……”

一声鹿鸣,细短浸耳。青鹿鸣,唐刀祖传青鹿刀技三式之第一式。

一道薄薄青色刀芒,芒尖在狂莽霸天熊粗脖间,倏闪而没。一声极细的嗤声传出,狂莽霸天熊喉间,忽现一条红线。

xiǎo身幻影,却挂在狂莽霸天熊胸前,是霜粒儿在下口。

两只莆扇般的熊掌,追逐着一大一xiǎo幻影,霎时,狂暴劲风临身,又忽然轻颤。

熊掌去势不止,罩向疾退的霜粒儿。

唐刀急声吼道:“霜粒儿,快退!”

瞬息之间,十数道腿影,印在狂莽霸天熊前胸,借势弹身,唐刀身影向拍向霜粒儿的熊掌幻去,幻影却被拍向自己的熊掌扫中。唐刀身形一滞,硬硬撑住这半掌余威。

鹿鸣再音,淡青刀芒徒然而逝。

“嗤啦……”

拍向霜粒儿的熊掌应声而断。断掌余势不尽,击中唐刀身影,带着霜粒儿,翻滚飞起,洒下片片鲜红,撞到巨树干上,又无力地坠到地上。

“咚……”

八阶狂莽霸天熊庞大身躯,重重砸在枯叶地上,地面震颤,败叶乱飞。

枯叶地。

一具熊躯,一人一狗,纹丝不动。

冰寒犹在,虫豸声绝。

肇东市人民医院
深圳市大鹏新区南澳人民医院
治疗白癜风医院沧州哪家好
白癜风医院济南哪家好
威海治疗男科医院哪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