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BA

无上星缘 第82章 拍卖会(3)

2019-12-04 09:00:1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无上星缘 第82章 拍卖会(3)

枫叶飞毯不急不缓地,载着彩菊七日店的四人,轻松飘过内海上空,飞向了赞王宝船第五层。

风流这次既没有低调,但也没有飙高去挑战赞王宝船的最高飞道禁制。船主赞王尼斯不仅修为高,在风朝国之地位更超然,还是他的亲舅舅。无论风流是否认同赞王,也知分寸。再有如何解不开的心结,他都不会在外损伤母族形象。当然,前提是不要来惹他。

尼氏血,带有一分毁灭狂性,最容易入魔,尼氏人自己也清楚。尼氏传承万年,也早已不是秘密。连通灵境尼斯都不能幸免,何况其他族人。风流虽正算应属淳于氏血脉,然其他尼氏人,身上也不是只有尼氏血。尼氏当然也有传承秘法克制,但放任还是自制,也须看个人。

其实,这是一支美丽而脆弱的血脉,天生灵体,最是痴情至偏执。

赞王宝船开放了五层船楼,每层楼的边沿都有较宽的通道,没有护栏,方便飞行器停靠。枫叶飞毯直接降在了五楼通道上。

林韵下了飞毯,看向脚下的通道。整个宝船材质一样,木中带有金属感,并通体雕花,间有符文,古朴中暗蕴着神秘的光泽。而其上四层材质较新,应是后来才增加的楼层。林韵就想,尼氏祖上应该没有出过通灵境赞王,尼斯是唯一一个。

传承到后来,祖辈不止一人,缘灵也不只才一个,神通更变得不止一种。尼氏的幻象神通就分了很多种,但嫡裔仍以赞者为主,却多因天生灵体而早夭,难窥高境。

故尼斯若渡过此次心魔,前景也未知。而通灵境赞者所在处,缘力也无处不在,这就是所谓的契机,不怪乎逐者从众。此前赞王宝船所接的应祭孤儿都在甲板下,想也是受益良多。

林韵还记得尼东对赞者充满向往,不由想到,尼东还任重道远,她已给他准备了揽月草。

下了枫叶飞毯,林韵胖菊和尼东都看向了风流。风流收起枫叶飞毯后,便带着他们绕过人群,从南面通道进了船楼。临往南行之前,林韵还回头看了一眼往北而去的通道上,一群香鬓丽裙美女修士簇拥下的云涟王储和宁秋官。

他们也刚到不久,林韵四人人少不起眼,云涟王储并没有注意到,宁秋官到是转回头来望向林韵笑了笑,才转回头去。想也是今晚要应付的美人多,没空再来劝说林韵。

林韵掉头就跟上了风流,没有回笑。她问过风流,确认宁秋官的确在刑部,但他的另一身份却令她十分无语。宁秋官还是御用花使,这与他的观气神通有关,专为王室甄别旺气女子传宗接代。

她也因此才明白,宁秋官为何会说莲生轮回珠的好坏于承缘没影响,他所谓的缘,指的是子孙缘,承恩也算承缘,当然所有品相的女子都一样。而其话里的宿命论,也暗指后宫女子应相安于室,遵从命运。这位尽忠职守用心良苦的宁秋官,令林韵都不得不佩服他。

但如此一来,她就不知是接近宁秋官套问缘影珠下落好,还是直接绑架拷问更妥。并且今晚显然不行,因为拍卖会上的人实在太多。哪怕尼氏将五楼以下的全清场了,仅余五楼上的贵宾,数量也很可观,说不定都稳赚无赔。

五楼全是包房,客人非富即贵,不必如下面甲板上的客人那样花晶石购买入场券,想也是早就预定了包房。其实二楼以上都是包房,宝船内的拍卖场如倒置的空碗,楼层依次递进,五楼已靠近碗底。底楼大殿中央是高出地面很多的拍卖台,榻席满堂,没有包房的客人环坐其上。

这些客人也不一定就没晶石,有些富豪就喜欢近距离观看拍卖现场。

拍卖会场中的五楼包房最高也离得最远,不过,视野却最广。

风流停在五楼南侧的一间包房门前默了好一会儿,才从储物腰带里召出一个巴掌大的玉盘,然后他将其嵌入雕花门上的凹槽,三息之后,包房门就无声无息地打开了。隔壁包房的客人同样如此,只不过别人的玉盘是一早就拿在手里,醒目如身份象征。

只有风流大少才需翻找半天,也不知他何时偷的,反正林韵不信是他要来的。就算尼氏配给他,只怕他也会退回去,然后再偷出来,这才符合他之道。

拍卖会,于此界修士是个重要的寻缘寻宝场所,风流再拽也不会放过。

包房门开后,风流就率先走了进去,也完全不象才第一次来。林韵三人便鱼贯跟入,进房后,除了风流,林韵胖菊和尼东都好奇地四下打量。尼东眼中犹有讶色,为包房中的超前古典配置,毫不逊色于他曾去过的顶级拍卖会,并且因其历时久远,底蕴非后起不久的前世能比。

整间包房呈扇形

,这也好理解,毕竟处于环形楼层的一部分。朝向拍卖会场的一面整幅透明,可俯瞰整个拍卖会会场。此际,大殿顶上球状光源全开,柔和珠光倾斜而下,洒满全场。拍卖会还没正式开始,满场客人尚在寻座中,人声鼎沸,绝传不进包房。

包房内稍暗,却无须开启光源,就能看得一清二楚。而若开了光珠,就成了别人眼中的景了。

五楼偏北的一间大包房,正是如此。

云涟王储一身白裳,外罩若干柔光飞带,置身鲜花般的美女裙裳中也依稀可见,他并不似莲太子那般完全看不见,宁秋官被挤到了窗边,笑容也清晰可辨。云涟王储开了择妃尊口,老国王和王后自然就会千里通传各家显贵,送来血统高贵,天资不凡的妙龄女子,供王储选择。

云涟王储虽未正式宣布回归,但看这情形,也为时不远了。就算他今晚只是来拍卖会拍买宝物,此举也无异于公开露面。只是宁秋官的笑容下尚隐有疑色,似乎这些美女的出现与他并无关。

林韵就想,一定有机关能屏蔽透明墙,并非所有客人都愿意露脸,尼氏拍卖场不可能想不到。

移目房内,此界通行的都是榻床,矮桌软垫,随处都可坐可倚,地毯还能吸尘,无须脱鞋。木金雕花材质厚重奢华,内蕴芬芳,不知关闭了多久的包房,却空气清新,毫无异味。连那幅透明墙,都能透声息,既非玻璃亦非水晶,而是一大块海晶石做成。

指甲大的一块海晶石,就够低修使用一年了。古老的尼氏海船拍卖场,底蕴深厚难测。

木金雕花矮方榻桌上,有一个大水晶球,比胖菊的水晶球大了三倍不止,可放大缩小拍卖场场景,不过不算偷[窥],能看的也仅止于拍卖场景,能闭合声音,还能点看今夜拍卖的部分宝物。送到拍卖场拍卖宝物的客户,有的并不介意预先展示,尼氏对外拍卖的宝物也在上面。

林韵三人打量完包房后,就在矮方榻桌前跪坐了下来,围在大水晶球边点看。

“你们先看,我去办点事。点吃喝就用这个。”风流进房前,就已将门上的玉盘取下,说完随手将玉盘扔给了尼东,然后转身出去关上门,离开了。

风流上船后,整个人气势也变了,冷飕飕的,林韵三人就老老实实,没敢给他添乱。林韵还暗戳戳地想,风流这是做贼心虚了。她还真就没见过风流这种,给不要偏要偷,还是摆明车马,光明正大地偷父族母族。说他报复吧,貌似也算不上,他所偷的包括偷吃的,对两个家族都无任何危害。

他就是扎心,扎他认为该扎之人的心。

五楼正北最大的一间包房,是赞王的包房。此时赞王和淳元太子还没有出现,而其实平时这间包房都是尼斯的嫡妹尼夫人在使用,赞王很少涉足。尤其现在他病了,五场拍卖会能来一次就不错了,还不定是哪一场。且此刻说不定他又去了断水崖,回来也是直接回到上面。

五楼以上四层是独立楼层。赞王修行、养病,会客都在上面。哪怕尼氏族人,无令也不得而入。

大包房内,尼夫人处理完了一个主管来回的事,待那主管离开后,她就与四个贴身婢女站到了透明海晶大窗前,望向五楼南侧的一间包房。

那间包房同她这间一样开了屏蔽,从外面看不清包房内的情景。矮方榻桌上的水晶球,也不具备胖菊水晶球的随意性,只能看外面拍卖场景和查看宝物资料。

其实拍卖会场的主人若想,还是有办法看到每个包房内景,但也相当于窥视客人,若瞒不过修士的眼力,压不住的话,事情就大了,故非不得已一般都不会用。尼氏自己人则知其中奥秘,风流一进去就关了。即便换了地方,他也同样能找到。

故此,尼夫人就什么都没能看见,声音柔柔地呢喃道,“尼锦,是他吗?”

尼锦谨慎小心地回复,“是的,夫人。少爷点亮玉钥时,奴婢就去查看过,确是少爷本人。少爷去了云涟王储的包房,奴婢才回来报知夫人。”

“哦......”尼夫人缓缓点头,吩咐道,“你去看着,别的事都放下。他要何物马上来告知我,勿让任何人知晓。”

“是。”尼锦领命退下。拍卖场每个包房点拍任何东西,都会传到后台。

尼锦离开后,尼夫人脸上浮现的欢喜,也被另外三个贴身婢女看在了眼里。暗中祈祷今夜少爷别再惹夫人伤心,而夫人也是,纵然知晓少爷要何物又能如何呢,少爷又不会接受。并且夫人若插手,少爷反而得不到他想要的东西了......

风流不久就回了包房,他刚一敲门,尼东就起身开了门。他不好意思跟两个女孩子抢水晶球,正待在窗前观外景,还以为送茶点的来了,心道真快,刚点就送来了。开门一见却是风流回来了,忙退开让进他来。

“事情解决了。”风流走进房间,在矮方榻桌前坐下,没头没脑地说到。

林韵茫然地看向他。风流进门她就抬头看见了,他身高也在一米八以上,但因单薄修长,平时还不显,此时坐在地毯上看着他走过来,突然感到压力好大,直到风流坐下后她才觉得正常了。

风流还是风流,没换人,也只他才能穿出大红道袍的夺目气势和绝世美态。

“什么事解决了?哦,那个啊。”林韵回神,才忽然想起刚才尼东站在海晶石窗边说,好象看见他在云涟王储的包房里。这么快就回来,看来只解决那事去了,而不是去见尼氏的什么人。

而总管拍卖会的尼夫人,也一定是位绝世美人。

但听她的麻烦解决了,便高兴地笑问,“你是怎么说的?”

尼东关上房门后,也坐回了矮方榻桌旁,和胖菊一起好奇地看向风流。尼东长大后,也妥妥的一枚帅哥,却不是柔美型,现在也是阳光少年。

“还能怎么说?你是淤泥,我当然是大淤泥。”桃花眼瞟了一圈桌前三坨小淤泥,自得地笑了,深以淤泥为荣。尤其刚才他在云涟王储包房里说出这话时,震惊了全场,感觉不知道多好。

三坨小淤泥:“......”

旋即,风流笑容一敛,眉头微蹙,指着水晶球,道:“又来一个。这人你们可都得小心了,看清模样绕着走。他可不是云涟王储那么好打发,王储还会顾忌脸面,此人可是连后脑勺都不要。”

风流所指之人,正是清王风云清。

风云清就是有晶石有包房,却不进包房的那一类。此时他带了男男女女一大票人,从拍卖场大殿外走入场中,在众目睽睽之下,一屁[股]坐到了拍卖台正前方的矮榻上,环顾一周后,狂妄地宣布,“今夜本王也有宝物拍卖,零晶石起拍,一次一晶石,抬价就是不给本王面子,众位道友都听清了吗?桀桀桀桀桀......”一阵阴冷的笑。

众修士闻笑惊魂,面面相觑:花王,是来捣乱的么?

博兴县人民医院
郧西县中医医院预约挂号
内蒙古妇科
福州癫痫病专科医院有哪家
梅州好的男科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