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BA

哈利波特与秘密宝藏 第一千四百四十三章 可怕的孩子

2019-12-04 16:44:3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哈利波特与秘密宝藏 第一千四百四十三章 可怕的孩子

过程简单而直接,一个充满神秘和故事、实际上大有来头的女人在她生命最后时刻,孤零零的来到一家麻瓜孤儿院,生下肚子里的孩子然后死掉,典型的故事的开头。

这个孩子,也就是后来的伏地魔,他的成长轨迹也是典型的主角模板。

可惜,在这个故事里面,年轻的邓布利多同样也是主角。

所以,伏地魔最后失败了,和他的前辈格林德沃一样,这是命中注定的事情。

对于这本的情节,艾文对此只能用矫情两个字来评价,读者喜爱的套路难道不应该是从头到尾无脑爽吗?

邓布利多和格林德沃、伏地魔之间相爱相杀这种基情满满的故事,谁爱看啊?

桌子后面,科尔夫人又喝了一大口杜松子酒,她意味深长地点了点头。

“她临死之前说过什么话没有?”邓布利多趁机问道,“比如,关于那男孩的父亲?”

“是啊,她说过。”科尔夫人又给自己倒了些杜松子酒。

也许是魔法的作用,也许是面前这位热心听众的缘故,这显然使她来了兴致。

“我记得她对我说:我希望他长得像他爸爸。”科尔夫人说,“说老实话,她这么希望是对的,因为她本人长得并不怎么样。然后,她告诉我,孩子随他父亲叫汤姆,中间的名字随她自己的父亲叫马沃罗。是啊,我知道,这名字真古怪,对吧?我们怀疑她是不是马戏团里的人,她又说那男孩的姓是里德尔,然后她就没再说什么,很快就死了。

“汤姆·马沃罗·里德尔。”邓布利多低声重复了一遍。

“是的,后来,我们就按照她说的给孩子起了名字,那可怜的姑娘似乎把这看得很重要,我能感觉到这一点,可是从来没有什么汤姆、马沃罗或里德尔家的人来找他,也不见他有任何亲戚,所以他就留在了孤儿院里,一直到今天。”

科尔夫人几乎是心不在焉地又给自己倒了满满一杯杜松子酒,她的颧骨上泛起两团红晕。

然后,她犹豫了一下,继续说道,“他是个古怪的孩子。”

“是啊。”邓布利多说

,“我也猜到了。”

“他还是婴儿的时候就很古怪,几乎从来不哭,这可不常见,是不是?我看过那么多孩子,他还是头一个。后来,他长大了一些,就变得很……怪异。”

“怪异,你是指哪方面怪异呢?”邓布利多温和地问。

“是这样,他……”科尔夫人突然顿住口。

她越过杜松子酒杯朝邓布利多投去询问的目光,那目光一点儿也不恍惚或糊涂了。

在那么一刹那,艾文还觉得邓布利多的魔法失效了!

“他肯定可以到你们学校去念书,是吗?”

“肯定。”邓布利多说。

“不管我说什么,都不会改变这一点?”

“不会。”邓布利多说。

“不管怎样,你都会把他带走?”

“不管怎样。”邓布利多严肃地重复道。

科尔夫人眯起眼睛看着他,似乎在判断要不要相信他。

最后她显然认为他是可以相信的,于是突然脱口说道,“他让别的孩子感到害怕。”

“害怕?!你是说他喜欢欺负人?”邓布利多问。

“不是简单的欺负人,是让人感到害怕,这是一种很难说明的感觉。你要是认为他欺负人,也可以。”科尔夫人皱着眉头说,“很难当场抓住他,出过一些事故,一些恶性事件……”

邓布利多没有催她,但看得出来,他对此很感兴趣。

科尔夫人又喝了一大口杜松子酒,面颊上的红晕更深了。

“跟你说吧,比利·斯塔布斯的兔子……是啊,汤姆说不是他干的,我也认为他不可能办得到,可说是这么说,那兔子总不会自己用绳子吊在房梁上吧?”

艾文抿了下嘴,自动脑补出足以拍成恐怖电影的画面。

一个男孩早上起来,发现他心爱的宠物兔子上吊死在自己脑袋上方,摇摇晃晃……

“我也认为不会。”邓布利多轻声说,他也皱起了眉头。

每一个小巫师在觉醒前都会有魔力暴动事件,但这个似乎格外的特殊和残忍。

正常的小巫师做不到这一点,难怪科尔夫人会用怪异和令人害怕来形容年轻的里德尔。

“唉,那只兔子,我死活也弄不清他是怎么爬到那上面去干这事儿的。我只知道他和比利前一天吵过一架。还有后来……”科尔夫人又痛饮了一口杜松子酒,这次洒了一些流到下巴上,“夏天出去郊游,你知道的,每年一次。我们带他们到郊外或者海边,从那以后,艾米·本森和丹尼斯·毕肖普就一直不大对劲儿。”

“抱歉,我能知道是怎么不对劲吗?”邓布利多问道。

“就是脑袋不正常了,时而清醒,时而呆滞。”科尔夫人说,擦了擦自己下巴上的酒水,“我们问起来,他们只说是跟汤姆·里德尔一起进过一个山洞。汤姆发誓说他们是去探险,可是在那里面肯定发生了一些什么事,我可以肯定。此外还有许多许多的事情,稀奇古怪……”

她又看着邓布利多,她虽然面颊酡红,目光却很沉着。

“我不能说了,有些事情实在太可怕了,我不确定是不是他做的,但是我想,这个孤儿院里面许多人看见他离开都会拍手称快的。是的,我可以确定这一点。”

“我相信您肯定明白,我们不会一直让他待在学校里,”邓布利多说,“至少每年暑假他还会回到这儿。”

“噢,没问题,那也比被人用生锈的拨火棍抽鼻子强,再真的出现人命之前,就让他离开这里吧,感谢上帝。”科尔夫人轻轻打着酒嗝说,她站了起来,尽管瓶里的杜松子酒已经少了三分之二,她的腿脚仍然很稳当。

“对了,我猜你一定很想见见他吧?”

“确实很想。”邓布利多说着也站了起来。

艾文和哈利对视了一眼,彼此都能看到对方眼中的惊讶。

这就是年轻的伏地魔吗?在他还没有学习魔法时,就这么可怕,被吊死的兔子,精神变得不正常的同伴,生锈的拨火棍抽鼻子,还有很多古怪而可怕的事情,这简直是标准的恐怖的主角模板啊!

资阳市人民医院
杭州癫痫病医院排名
济南治疗白癜风医院
武汉牛皮癣治疗方法
分享到: